夺命游戏鬼故事鬼故事分类

鬼故事 鬼怪吧鬼怪吧鬼故事

夺命游戏

序曲

昏暗的地方,无法判断时间,陆路睁开眼睛努力的回想着自己在什么地方,但是没有任何收获,他轻微挪动了一下身体,骨头发出互相摩擦的“咯咯”声,“嘶”他感到疼痛,地板很硬,手有点麻,他断定自己在这冰冷的地板上已经趴了很久了。双手被绑在背后,他艰难地爬到墙角借力使自己坐起来张望四周,虽然昏暗,但他还是看到了自己的前方有一扇门,应该是出去的地方吧?他在四周寻找着可以弄断绳子的工具。陆路思考着,大脑对于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没有任何印象。我是个普通的学生,家庭背景一般,成绩一般,交际一般,没有创业能力,更没有什么仇家,怎么会找上我呢,陆路在心里抱怨着。就在此时他的手触碰到了一个东西,塑料材质,他摸到了按钮。打火机?是个打火机。陆路睁大了眼睛,很快便用打火机烧断了绳子,借着打火机那微弱的光他跑向那扇门,可惜打不开。“见鬼!”陆路小声咒骂了一句蹲下身子再次用打火机照着四周,一部手机映入眼帘,他走近拿了起来。手机没有信号,电池只有一格。但是很快,他找到了插座,很巧的是手机可以直接插在插头上充电。

“嘀嘀”陆路听到了那扇门的响声,屋内霎时间明亮了起来,陆路下意识用手挡住眼睛。门开了,一个学生模样的女生走进了屋子,她双手插在裤袋里扫视着陆路的房间,陆路推断她也是和自己一样一醒来就在这里的。

“你也是被抓来的吗?”女生问道,声音很稚嫩但是透着懒散的气息,她看上去并不惊慌,陆路心里产生了疑问。

“嗯,我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绑着。”陆路回答,女生看到了陆路的手机。

“挺聪明的嘛,知道给手机充电,如果你不给手机充电你可能就会死。”女孩邪邪的笑了一下拿出一部和陆路一样的手机。

“这是……”陆路感到疑惑,因为这个女生让他感到紧张。

“我和你一样锁在你隔壁的屋子里,解开绑住我的绳子后找到了手机,发现没有电了然后充电。我的屋子有两扇门,我打开后一扇门发现里面的人正在用手机打电话的样子但是被枪射死了。我打开我们之间的门才发现你。”女生讲述着经历,看不出丝毫的紧张与恐惧。人被射死了,真的假的?她居然还这么平静,她是什么人?陆路想着。

“也就是说,给手机充电是一个步骤,没有考虑到这一点的人就会被杀?”陆路背靠着墙壁蜷缩了一下。手机的电很快就充好了,“这手机充电好快啊。”陆路取下手机,站起身,“去你说的那个屋子。”陆路对女生冷冷的说,女孩漫不经心的摆弄着手机,这时陆路的手机响了起来。陆路手机用恐惧的眼神看着,他转过头,女生手机的吊坠在陆路眼前摇晃。

“你做了什么?”陆路惊恐的问女生。

“你是1号啊,手机吊坠上写的,我大概知道我们这是在做什么了。”

陆路跟随女生走到一个房间,地上躺着一个人,有液体从那个人的身体下流出。陆路屏住了呼吸,血腥味很浓,殷红的一滩血水映在陆路的眼中,他感到腿发软,胃里开始翻滚。他弯下腰让自己好受一些,抬头望着双手插在口袋里的女孩,她盯着尸体看了一会抬头扫视天花板。

“当时枪应该是在那个角落,可是现在不见了,机关重重啊。”女孩分析。

“你是什么人?”陆路撑起身子问女生。

“和你一样,高中生,名叫嘉伊。”女孩平静的回答。

“你不怕这些吗?”

“如果害怕也许就没有我们活命的时间了。”女生回答得很平静。

她绝对不是学生,这是陆路得出的结论。她为什么要隐瞒她的身份?陆路的脑子乱成一团糟

“叮咚!”一声清脆的铃声引起了陆路的注意,不知道哪里的扩音器响了起来,一个怪异的声音响起:“大家好,一切比我想象的要快,已经有人找到了他的组员并且试着拨通了电话,看来我选的人的素质还不错。我想和大家做个游戏,这个游戏由不得你们选择参加还是不参加,因为退出者的下场就是:死!现在活下来的成员已经经过了考验。首先当你双手被绳子绑住处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子里的时你是如何求生的呢?有些人会大声叫喊向别人求助,不懂得分析我给的提示就会被淘汰。第二个考验就是当你看到一个手机你会怎么做,没有耐心的人会立刻报警但是这样的人也将被淘汰,因为他没能注意到手机上的信号与电池,从而未能做出最恰当的判断。通过这两个考验的人是有一定的思考能力的,希望你们可以将这个游戏玩得精彩一些。下面我来告诉你们游戏规则,请竖起耳朵仔细听好:你们所在的地方只有一个出口,出口只有我可以帮你们打开。你们一共有12个人,很不幸已有3个人被淘汰,你们手机的吊坠上有编号,淘汰的号码是2、6、7号,剩下的人和相邻的两个号码组成一组,一共三组进行游戏,每组中有一个人有武器,你们需要找齐组员然后夺取其他组成员的手机,如果手机被抢走那么成员将被淘汰,最后收集12个编号的组为胜利者。如果组员其中一个被杀掉,另外两个成员可以与其他组进行组合但如果其他组不缺成员只有杀掉一个成员夺取他的手机才可编人新的组。每当有人淘汰,手机会有信息显示还有多少位成员,但是不会显示淘汰成员的编号。最后一个提示,屋内有冰箱和有限的食物以及少许药物。祝你们游戏愉快。”声音消失了,嘉伊靠着墙若有所思。

“好险啊,还好我最初没叫救命,太险了。那个测试包含了什么信息?”陆路捶着自己的胸口呼出一口气。

“看来你的这种性格帮了你的大忙。很明显,手被绑着,肯定是被人绑在这里的,你叫出声岂不就是告诉犯人你已经恢复了意识企图逃走。”嘉伊无奈地看着陆路。

女生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未知,她接起电话,传来了一阵邪恶的笑声。“理解力很强啊,果然没有挑错你啊,医生!”女生半睁着的眼睛顿时变得犀利。她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递给陆路。

“屋子里全是窃听器和监视器,我们要行动了,必须完成这个游戏,没有时间了。”陆路看了这句话陷入了沉默。

[!--empirenews.page--]

1

“我是3号,死掉的人是6号,我们另一个成员是4号,我们要尽快与他会合。不想参加可以,现在就去找其他组的成员把你的手机恭恭敬敬地递给他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开,保证你走不到十步就和倒在地上的6号一样了。”嘉伊笑了笑,捡起6号的手机收了起来。

“还真是嚣张呢,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利,你不这么认为吗?”陆路正经地说道。

“你有更好的选择吗?”女生叹了一声背过身。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4号。”嘉伊笑了一下,“看来是个好搭档。”嘉伊对陆路摇了摇手机示意她已经开了扬声器,然后接起了电话,“4号。”

“哈哈,你们还活着吧!武器是把匕首,看起来很贵,我捡到了2号的手机,没有落到其他组的手里。”4号的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怕参与如此残酷的游戏,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呢,听起来油腔滑调的。陆路想着,但是嘉伊却露出很轻松的笑容,好似有这样的搭档她很满意。

“我这里捡到了6号的手机,你尽快找到我们,手机上有地图,可以看到同一组人的方位,保存2号机,那手机应该可以锁定我们组的方位。”嘉伊和4号说着打开了已被淘汰的6号的手机地图,果然可以看到5号、8号和9号的位置,“听着伙计,现在9号正在走向你,5号和8号还没有会合,我们无法断定他有没有武器,你要小心一些。”嘉伊说完关闭了6号的手机然后退回了墙角蹲坐下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陆路很严肃地盯着嘉伊的眼睛,嘉伊也直视着陆路的眼睛,完全没有躲闪的意思,依然那么漫不经心。

“心理医生。”嘉伊平静地说。

“为什么最初不告诉我。”陆路有些生气。

“我不知道我们是一组的,如果是敌对的会怎样?如果我告诉了你我是个心理医生,一旦出现了第三个人,你很可能会和第三个人搭档然后除掉我,我仅仅是为了自保而已。而现在你不会杀掉我,因为我对你有用。”嘉伊说得很自然,陆路倒吸了口凉气,心想如果想在这个游戏里活下来,这家伙真的很有用。

“难道我们也要杀人吗?那等于犯了罪啊。”陆路问嘉伊。

“我想只要拿走了某个人的手机他就会被杀掉。6号手机显示5号、8号和9号还没有会合,我已经关了6号的机,他们无法锁定我们的位置,我们怕的是10号、11号和12号,这一组人不知道有没有会合,如果在这些人当中我们可以得到那组其中一个人的手机,那么大局就已经定了。”嘉伊锁着眉头似乎在思考很复杂的事情。

“7号手机在哪里,7号是分在5号组的,那么6号手机可以追踪到7号。”陆路紧张起来,嘉伊依然紧锁眉头。

“在关机前7号没有了信号,追踪不到,是10号组中某一个人拿了7号,这个人很狡猾,现在我们组和10号组都可以追踪到5号组了。为了不暴露行踪等4号到了之后我们再找合适的时间开6号机。到了那时候游戏就残酷了。”嘉伊说出这些话让陆路感到背后一阵凉意。

“不可以,拿走了那些家伙的手机就等于杀了他们。”陆路激动地说,他下意识地握紧拳头盯着嘉伊。

“如果你想做好人,等到出去后做个够,你不配合的话,淘汰的就是你,我可不在意我的组员会换成什么人。”嘉伊并不在意,一直望着前方思考着什么,根本不看陆路一眼。

“难道你不能想想两全的办法吗,那些是人命啊,你真的是医生吗!”陆路感到恼怒,他走到嘉伊身边抓住她的衣领,其实他并不想对一个女生如此粗暴。

这时,屋子里的另一扇门被打开,嘉伊飘忽的目光顿时变得锐利,让盯着她眼睛的陆路猛然松开了抓住她衣领的手。

“不要起内讧啊1号,3号说的没错,我们必须想办法干掉对手,而且要尽快解决。”一个男人从门后走进房间,那个人大约30岁,看起来挺斯文只是说话油腔滑调,这和他斯文的外表完全不搭调。都是些什么人啊,像小孩的心理医生,看似斯文的狡猾人,陆路心里抱怨着。那个男人拿出手机表示着身份。

“欢迎加入,4号。”嘉伊站起身微笑着走向那个男人。

“叫我阿明吧。”

“你真打算和这个家伙联合起来去计划杀人吗?”陆路站在阿明和嘉伊中间看着阿明严肃地问。

“小子,游戏规则中隐含的信息你没发现吗?”阿明扬起嘴角将一只手搭在陆路的肩上随意地说,“屋子内有冰箱及有限的食物,意思是我们受时间限制,而且看看倒在那边的尸体吧,你要等他腐烂吗?3号已经思考过了吧,无论哪种方法都不可能两全。而且对方正在努力会合,那些人的性格我们可不清楚,你敢肯定除了我们三个之外的六个人都是像你一样的大好人吗,小心陷阱!”阿明说道。表情像是在开玩笑,陆路觉得问题很严重。

“那你们打算?”陆路叹了口气,坐在地上问道。

“开6号机,放在一个地方在那里设下陷阱等人上钩。如果先找到6号机的是一个人,我们可以夺去他的手机,如果来找手机的是一组人,我们要定两个方案。”

“赞同,如果来的是5号组,我们可以与他们合作先解决10号组,如果来的是10号组硬碰的话没有把握,我们和他们玩捉迷藏。”阿明严肃地分析着,嘉伊点头。

“5号组会和我们合作吗?”陆路问。

“他们既没有我们组的手机又没有10号组的手机,不合作只有被找到然后淘汰掉,为了自保只有先选择和某一组合作先淘汰另一组,等某一组淘汰后就看哪一方的策略更精密了。”嘉伊回答道,“我们要移动了,先把屋子熟悉一下,这地方太大了。”

阿明笑了笑,像是参与了一场很有趣的游戏似的,陆路心情沉重地站起身,他努力摇着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汗水滴在地上,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出了好多汗,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到下巴。再看看嘉伊和阿明,嘉伊是心理医生,平静一些很正常,可阿明这家伙从一开始就笑到现在。明明已经有三个人就这样死了啊,陆路很难理解。

[!--empirenews.page--]

2

陆路跟着嘉伊和阿明穿过了一间又一间屋子,来到了类似大厅的地方。

“居然还有二楼。”陆路仰望着楼梯。

“好地方。”阿明天真地拍着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卷透明的线。

“那是什么?”陆路问。

“绑着我的东西,也许用得上。”阿明摇了摇手中的线,“3号,我们上二楼打开6号机看一下5号组的方位。”

嘉伊上了楼,打开J,手机:”5号与8号联系上了,9号离他们比较远 ,号?他离我们比较近,阿明,这家伙居然不找他的同伴?“嘉伊靠着栏杆俯视一楼的同伴,”你们怎么想?“

”不联系啊,目前我们还没有接到某人被淘汰的信息,9号是故意的?分头行动吗?3号你怎么看?“阿明收起了他的笑容。

”分头行动有可能,一组中只有一个人有武器,9号居然单独行动很可能有武器,这家伙胆量可不小,他向我们靠近了。“嘉伊示意阿明上楼。

”9号那家伙想做什么?居然一个人来,果然冲着6号机来的。“陆路又握住了拳头。

”别这么紧张,我们三个人,不怕他一个人。“嘉伊面向陆路与他对视,陆路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他来了。“嘉伊关掉6号机,递给阿明,阿明笑着消失在阴影当中。

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了,是个很一般的女人,长相不算漂亮,很朴素的装扮,她走到楼下,看到了楼梯上的嘉伊。

”呦,看起来是个学生啊,我是9号。有机子就拿出来吧。“女人站在一楼与嘉伊开门见山地说。

”你是想合作吧?“嘉伊眯起眼睛很温和地微笑。

”果然聪明,我想,你们多一个帮手对你们也有利。我没有武器。“9号举起手说道。

”5号和8号手中有武器啊,你还真是胆大,10号组的人会淘汰你们的哦,如果他们组已经会合的话。“陆路问道,但刚问出口嘉伊就斜眼瞪了他一眼。

”啊,原来你们没有7号啊。“9号睁大眼睛,然后很平静地冷笑,陆路感到懊恼,自己刚问一个问题便露出了破绽。

”是的,我们只有6号机,你选择合作是正确的。“嘉伊接受了9号,”合作,可以,有什么信息带给我呢?“嘉伊懒散地靠在栏杆上,禁止9号上楼。

”真是个严格的拍档。5号和8号都是男性,5号力气很大,8号有点韬略,这两个人已经设好了陷阱,武器是把匕首。我只是个中学教师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是四个人总比三个人强。“9号摊开双手,表示已经说完。

嘉伊示意9号上楼。

”4号在哪里?“9号问。

”没有会合。“嘉伊淡淡地说,9号露出怀疑的神色。

”6号机在哪里?“9号很严肃地说,陆路冒了一身冷汗,他抬起手擦了一把汗,嘉伊回头看到了这一幕伸出手放在他肩膀上,微笑了一下。

”6号机在我这里,而且2号机也在我这里。“嘉伊转过身面对着9号,眼神又变得犀利起来。

”什么?2号机也在你这里,先拿出6号机,眼见为实。“9号逼问。

嘉伊笑了笑,把手伸进口袋,拿出了手机,六号挂坠悬挂在手机下方微微摇晃。

”你不怕我杀了你然后抢过手机吗?太疏忽了吧。“9号脸沉了一下,陆路迅速冲到嘉伊面前。

”你以为你能斗得过我们两个人吗?“陆路挡在嘉伊前说道。

”如果我是个职业杀人犯或者特工呢?“9号脸阴沉下来。

嘉伊从陆路身后走出来:”陆路,她不会把我怎么样。“她自信的说道。

”你不怕我是杀手吗?“

”如果你杀了我们组的任何一个人,你永远也别想知道我把2号手机藏在了哪里。“嘉伊邪邪地笑了起来,”而且你只是个老师,你的眼神和你的身材已经把你的谎言出卖了。“嘉伊转过身,背对着9号,向前走去。9号眼角微动了一下,神色很恐怖。

”嘿嘿,老师,不要用你那点智慧在心理医生面前演戏。“陆路对9号扔下一句话跟上了嘉伊。”喂1 6号机不是被阿明拿去了吗?“陆路小声问嘉伊。

”我换了吊坠。“

”哦。“陆路笑了笑,他感到安心。

[!--empirenews.page--]

3

傍晚18:23,手机上显示了食物的存放地点,有五处,陆路找到了一个食物的存放处,冰箱里的食物和药品没有被动过的迹象,嘉伊找到了一个背包,装下了冰箱里仅有的一些药物。

”你放在包里的是什么?“9号问。

”你的干粮。“嘉伊看了9号一眼调侃道。

”要都拿走吗?“陆路问。

”也许会帮上忙。“

”是啊,把药注射在正常人的体内那家伙也活不成啦!“9号赞赏地说道,陆路露出厌恶的表情。

”药是用来救命的,请不要玷污了我的职业。“嘉伊冷冷地说。

”别忘了现在什么东西都可以作为武器!“9号快速走到嘉伊身前用食指指着嘉伊的额头严厉地说道。

”职业病犯了?该吃药了吧,我不是你的学生,你无权命令我。“嘉伊挡开9号的手,这时9号的手机响了,同一时间嘉伊和陆路的手机都响了起来,嘉伊睁大了眼睛与陆路对视,然后大家不约而同地拿出手机,手机上出现同样的文字:游戏非常精彩,一个成员已被淘汰。

”怎么会?!“陆路说道,他拿出手机,看到4号还在移动。陆路跑进了一间屋子,立即拿出手机拨通了4号。

”我没事。“陆路再次听到了那油腔滑调的声音。

”这么说是另外两个组有人淘汰了,你依旧一个人吗?“陆路声音有些颤抖。

”我碰到了8号,我躲了起来,他们和你们是一条直线,你们没遇见除了9号以外的人吗?“阿明的声音很小,似乎很谨慎地躲在某个地方。

”没有,你要小心。“陆路很担心。

”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他们轻易发现的,我的职业可是一个贼,行了不要挂电话,就这样回队吧,再不回去9号会怀疑。“

陆路把手机塞回裤袋走了出去,”4号没事,10号组在和我们不同的路上。“

9号若有所思,她的手机再次响起,是8号:”5号被淘汰了,但是我拿了5号的手机。听着,杀5号的是个杀手,男性,25岁左右。他是空手扭断了5号的脖子,动作太快,避开了陷阱,我只见到他一个,没见到另外两个人,他的号码是11。“

”知道了。“9号的声音有些焦急。这时嘉伊走到9号前面伸出手示意她要手机。9号很顺从地交给了嘉伊。

”8号,我是3号,你有武器吗?“

”有,我有一把匕首。“

”听着,原路返回到大厅上二楼,直到你看到一个房间的地上有一部编号为2号的手机,然后拿出你的手机拍裤腿三下示意我的搭档,他会接应你。“嘉伊认真地说。

”暂且相信你一次。“

”我们先躲起来,10号组还有两个人行踪不明。9号,你把手机调成消音模式,谨慎些。“陆路说道。

”我躲在另一个地方。如果他走向你们那里我会想办法引开他。“嘉伊走向陆路轻声说,”防着9号。“

陆路和9号躲进了一个拐角,嘉伊走进一间屋子的黑暗处,拨通了4号的手机。

阿明接通了嘉伊的电话,”8号与我会合了。“阿明说。

”那就好,你注意听着陆路的举动,一定不要挂断他那条线,除非你出问题了。我会一直保持你的线,我现在要给10号和12号其中一个打电话,你注意听一下你周围有没有声音。“嘉伊轻声说。

”好的,你要小心。“

嘉伊朝走廊四周张望,拿出电话,一个身影出现在她视线里。一个男人,40岁左右,拿着明晃晃的刀子。那个男人,步履匆忙凌乱,嘉伊断定他是个胆小的人,看来这10组都没在一起啊。那个男人走上楼梯,眼睛睁得大大的,头上冒着汗珠。9号和陆路在角落也看到了这个男人,这时9号接到了一条信息,来自3号的:大家一起抓住他。

嘉伊猛然冲出来抱住他拿匕首的手臂,将他的手扳在背上,陆路冲了出来压在那男人身上,男人吓得大叫,9号也冲了出来用衣服勒住了他的脖子,男人拼命地挣扎,9号的衣服在他脖子上缠了很多圈,他的脸憋得紫红,挣扎了将近十分钟,那男人没有了力气,翻着眼睛。嘉伊把手放在他的脖子上,叹了声气。

陆路用手在男人身上摸索着,然后找出了手机,”10号,他是10号。糟了。“手机上11号的标记在向陆路的位置迅速靠近着,9号捡起了10号掉在地上的匕首,大家互相对视了一下,嘉伊拿上10号的手机向黑暗中走去。

游戏非常精彩,又一位成员被淘汰。

[!--empirenews.page--]

4

”4号,来了一个陌生的人。“

”他不是11号?“阿明问。

”他不是。“8号肯定地说。

”10号已经被3号他们干掉了,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就是12号了,看来这一组全部浮出水面了。我来会会他。“阿明走到墙角蹲下,不知道捡了些什么装在了口袋里。

”不如把你的机都给我,如果你有什么事不至于……“8号还没说完就被阿明堵上了嘴。

”你以为我是白痴吗?怎么会在身上,只有我的拍档才知道它们在哪。我是贼,没错,但我只偷钱,你可不一样。你什么都偷,你说谎,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你欺诈,偷走别人公平的权利,想偷走我的希望吗?别作梦了。“阿明眯起眼睛笑了笑。

”哼,分道扬镳,别忘了,我可是有武器的。“8号的脸阴沉了下来,阿明依旧微笑。

”谁在上面!“12号大声嚷道,8号惊了一下消失在黑暗中。

阿明走了出来,站在走廊上,”你好啊,兄弟。“

”我还在想呢,怎么我转了那么多个屋子怎么就没碰见个人呢,聪明的话把你找到的所有的手机交给我。“12号面无表情地说。

”孤独求败啊?“阿明从二楼跳了下去,站在12号的对面,还没等阿明站稳,12号就一脚踹了过去,阿明的腹部挨了12号一脚,有些站不稳。”这么好斗,不如去当蟋蟀啊。“

”想吃苦头吗?杀手有时候也是很变态的!“12号猛然抬起膝盖,正中阿明的太阳穴,阿明退了两步跪在地上手机掉了出来。

”阿明!离开那里!“电话里传出了嘉伊的声音。阿明一手盖在手机上关了机。现在不能丢掉手机,如果没有了手机,命就没了。他伸手拿起手机但是被12号一脚踩了下去。

”我们关了所有的机阿明他怎么办,他真的被淘汰了吗?“陆路焦急地注视着正在关机的嘉伊。

”阿明关机之前应该确认了我们的位置。一个小时之后如果还没等到阿明我们就开机找4号。那时应该是12号拿着它。“嘉伊低下头说,陆路看着她,她闭着眼睛咬住了嘴唇。

”你在担心阿明?“陆路问嘉伊。

”有什么可担心的,我可以替你们的同伴做4号。“9号说道。

”当初我决定让他一个人离开就是因为我知道他是小偷才这么做的。离开的目的第一是探路,第二是藏好手机,第三是找到其他组的成员带来情报。你能做什么?“嘉伊对这9号蔑视地说。

”藏手机?藏什么手机?“9号惊讶地问道,”难道说6号机!“9号的脸变得很阴沉,陆路感到一丝凉意。忽然9号猛推了一下嘉伊,嘉伊没有防范往后倒了下去,9号绕到嘉伊背后用匕首抵着她的脖子,陆路慌乱起来,他后悔把10号的匕首给了这个家伙。

”我没空跟你闹,我现在在等我的拍档。“嘉伊懒懒的声音打破了僵局。

”9号,你想做什么。“陆路压制住怒火低声说。

”哼,我杀了她,加入你们组啊。难不成你想和那两个杀手一组呢?“9号扬起声音说道,”现在告诉我手机藏在哪!“

”阿明说8号是个诈骗犯,我怎么觉得他比你可靠得多啊。少了一个我,你对付得了两个杀手吗?“嘉伊声音压得很低,但是陆路感觉到了一股嚣张的气焰在燃烧着。

9号动了一下刀子,嘉伊的脖子上划出了一条伤口,鲜血沿着刀子流下。”你应该注意到你手腕上的仪器了吧,那是检查脉搏跳动的,当你的脉搏停止跳动,你就被淘汰了,所以你暂且听话一点吧。“9号威胁道。

5

”想少吃点苦头,就把你的同伴都引出来,我下手可以干净一点。“12号把阿明踹到一旁。

”啊哈,好吧,我这个人是个识时务者。“阿明用一只手挠了挠头咧开嘴笑了起来,他吃力地爬起来把手伸进裤袋,然后猛然撑起身子扑向12号并将一把粉末洒向他,然后一瞬间跃上了2楼。

”什么?“12号被沙子迷了眼睛他吃力地揉着,揉到眼睛都变成了红色。他睁开眼睛后看到阿明飞上二楼的一幕,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鱼线?“12号回过神,阿明已经消失在黑暗的走廊中了。”哼,你的手机在我这,横竖都是死。“12号愤愤地说,就地坐下打开4号手机,但是他发现1号和3号全部关机。”混蛋!“他咒骂道。他伸手摸向自己的口袋,令他头疼的事情发生了,手机不见了,”混蛋,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贼!“

”阿呀呀。“阿明从黑暗的走廊里走了出来,”9号,暴力的话会被别人骂泼妇的。“阿明一只手摸着脑袋,这时陆路注意到嘉伊给他们使了个眼色。

”我们现在就去给你拿手机。“陆路平静的说道,他拉着阿明的手臂,”11号在附近。“他小声对阿明说。

”成交,“9号得意地说,望着陆路与阿明消失在黑暗的走廊。”那两个家伙不会丢下你不管吧。“

”有什么关系,我现在是10号,我的搭档是11号和12号。“嘉伊提高了声音,然后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9号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便感到颈后一阵强烈的撞击,然后眼前便被黑暗覆盖了。

陆路和阿明跑到了另一个屋子躲了起来。

”嘉伊有10号的手机,11号现在应该去救她了吧?“陆路喘着粗气靠在墙壁上。

”那现在3号岂不落在il号手里了?“阿明皱了皱眉头低声自言自语。

”我们杀了10号,现在我的手上也沾满鲜血了。“陆路垂下眼光望着自己的手。这时他的手机与阿明的手机同时震动了起来,阿明慌忙拿出手机:游戏越来越精彩了,剩余的成员还有6位。

”只剩下6个人了。3号她不会……“阿明的眼中划过一丝恐惧,他拿出了一把匕首,这是8号的匕首。

”你在做什么?“陆路看到阿明在打着电话。

”给8号打电话。“阿明冷冷地说,电话接通了,”嘿,还记得我吗,8号!“

”你是4号?你干掉了12号!“8号听上去很紧张。

”别惊慌,我仅仅是在慌乱中和他换了手机,他拿着4号机呢!你们组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而且你的匕首在我这,合作还是敌对你自己选。12号也是杀手,我差点就呜呼了呢。“阿明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什么?好的,我马上过去。“陆路听到了8号急促的喘息声,一组的三个成员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了,这种恐惧应该是无法掩盖的吧。

”阿明,他会来吗?“陆路问。

”8号是个聪明人,他明白怎样最有利。现在我担心3号,如果她还活着,她现在拥有10号、9号和3号三部手机,她可以跟我们一组,也可以跟il号一组,如果她选择了10号的身份,我们麻烦就大了。“阿明分析着,小心地扫视着四周轻手轻脚地向前走。

”嘉伊不会与11号合作的!“陆路郑重地说。

”嘘!小点声,想去跟上帝约会吗?“阿明不耐烦地回答陆路。

”那又怎么样啊。“陆路大叫,阿明迅速转过身捂住阿明的嘴将他拖进一间屋子。

”你疯啦,这时候闹别扭。3号很狡猾,你知道她考虑了多少方案吗?别拿生命开玩笑,你以为在玩拳皇啊!“阿明无奈地看着陆路,看到了他口袋上画着一个足球的标志,露出一脸不屑。”喜欢足球啊,和杀手过招,知道中国踢巴西的结果吗?“陆路听了阿明的话冷静了下来。

”你的手机呢?看看4号在什么地方。他抢了我的手机,我偷了他的手机,现在我是12号,我不能开机。“阿明擦了一把汗,”我们需要把抢了我手机的家伙引到这边来。这样就算3号和11号在一起,11号也不会杀她。“阿明看向陆路的手机,”3号的位置没有移动。还活着吗?“阿明感到困惑,”3号那家伙很难渗透啊,“阿明抓住陆路的手臂站在门口张望了一下,确认安全后继续向前走。

”12号,那个身份对你比较有利吧。“陆路阴沉着脸问道。

”那你还能活到现在吗?“阿明笑了笑。

[!--empirenews.page--]

6

昏暗的屋子,11号坐在柜子旁,柜子里有食物和药品。他鹰一般的眼睛扫视着四周,嘴里嚼着面包。嘉伊双手被绑在身后,无法动弹。

”你不用这样绑着我吧。“

”为了以防万一……“11号点燃了一支烟,猛吸了一口,灰白色的烟雾在他面前萦绕。

”你的身手不错。“嘉伊问道。

”哼哼,第一次跟你们这种小鬼讲话还真有意思。我们这种人只替别人杀人,就算我们死了也会很快被遗忘。“11号走近嘉伊,”被那个9号划伤了脖子,差点就没命了吧。“清澈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真是一点都不在乎啊这家伙,连铃声都不关,嘉伊心里思索着。11号接起电话。

”11号,我是12号,有个小子偷了我的手机,我现在是4号,你不要动,我去找你。“

”哦?那你过来吧。“11号吸了一口烟,扔下烟蒂,用鞋底踩灭。

那家伙的手机被阿明偷了,也就是说那家伙现在有4号机。嘉伊心里分析着,手心里出了一把汗。11号半躺在柜子旁边,玩着手中闪着银光的匕首。

”小鬼,你想怎么个死法呢?“11号转过身面对着嘉伊,用刀子轻轻滑过她的脸。

”你要杀了我?至少要等到你的搭档到了吧,如果你们组织只剩下两个人你就等着在这腐烂吧。“嘉伊严肃地说,il号冷笑了一声背过身去。

”头脑真清晰啊,那些普通的女孩子,现在应该哭着求我放过她吧。“11号说着将绑着嘉伊的绳子的一端绑在自己腰上,”小鬼,你的手机呢?“11号托起嘉伊的下巴。

”在口袋里。“嘉伊冷冷地说,汗水已经湿透了她宽大的衬衣。11号粗暴地从嘉伊外套的口袋里翻出两部手机。

”10号是我们组的,9号是刚刚我干掉的那女人的,你的在哪?“11号站起身,俯视着看起来很疲惫的嘉伊,11号粗暴地踹了她一脚,亮出明晃晃的刀子。

”小妹妹,别在这里跟我卖关子,哥哥我可没耐性。“11号咧开嘴奸笑,露出因吸烟过多而沾满烟垢的黄牙,还没等嘉伊开口,11号便一刀捅了下去。

陆路和阿明走到与8号碰面的屋子,阿明显得很疲惫,他一只手撑着脑袋靠在墙边。

”怎么了?“陆路停下脚步。

”有点脑震荡。“阿明无力地说。

”来人了,阿明,这个时候不要睡。“陆路抓着阿明的肩膀用力晃动。

”4号,又见面了。“8号走进屋子,阿明也走进屋子。

”你还活着还真是幸运啊。“阿明拿出手机,10号和11号在一起。陆路也同时拿出手机,4号在地图上漫无目的转,并没有接近陆路和3号。

”8号,我们都要来场实战了,如果让拿着4号手机的家伙和11号会合的话,我们的伙伴就要遭殃了。“阿明走近8号诚恳地说。

”你打算怎么做,除掉那家伙对我也有利,我会配合。“

阿明从口袋里拿出之前用过的钓鱼线,眼睛弯成月牙状笑了笑。

拿着4号手机的人在屋子里进进出出,手机发着微弱的光茫,上面清晰地亮着1号的位置。”见鬼,这么多屋子。他抱怨着,焦急地转来转去,“11号,真难找!”他吐了口口水。手机声响起,他惊了一下,抬起手,来电显示12号。“混蛋!”他咒骂了一句接起电话。“我可没兴趣陪你玩,等我下次见到你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呦呦,这么大火,对心脏不好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10号组的人已经到齐了,嘿嘿,11号见到你就会……”阿明提高了声音,“杀了你。”

拿着4号机的家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阿明便挂断了电话。

他低下头擦掉满头的冷汗,地图上显示着l号和3号。3号的位置太远了,看来也只能找1号了。他顺着地图向1号的方向走去。

“一切oK,阿明,接下来?”陆路示意阿明,8号躲在一楼的角落,等着大鱼上钩。

7

“啊!”嘉伊痛苦地叫了一声,鲜血从她手臂上的伤口涌出,她呻吟着,额头上冒出一层薄汗,她嘴角抽搐着。“我,我告诉你。”她勉强地说道,虽然她早就计划好了该怎么做,但是没有料到11号会拿刀子捅自己。疼痛真的可以让人集中不了精力,杀手,这个不曾涉足的领域。嘉伊心里苦笑,抱怨着自己当年偷懒没有跟老师好好学习犯罪心理学。

11号咧着嘴很得意地笑着,头发稀疏的脑袋微弱地发亮。

“在,在你打死的那个女人身上。”嘉伊汗水滴在地上,血已经染红了她的衣服。

“如果你骗我的话,我就割断你的动脉,看着你慢慢地流血而死。”il号嘿嘿地笑着解开了腰上的绳子紧接着又把绳子绑在柜子上打了很多个结,将匕首扔到很远的角落然后离开屋子走到走廊上,嘉伊撑起身子向柜子挪去,她艰难的拿起牛奶瓶打碎后割断了绳子,迅速的将柜子里的药品放入自己的书包。

“看来你还是很有自知之明。”11号拿着3号机走进屋子,发现嘉伊歪坐在柜子旁边,“累啦,累了就睡吧,我不会吵醒你的。”11号躺在嘉伊旁边,看上去他也有些累了。“喂,小鬼,你说这游戏的创办者是个什么样的混蛋?”

“我怎么知道?”嘉伊敷衍道。

“你说他抓这么多人来就是为了看戏吗?如果我能活着出去一定杀掉那混蛋。在监狱里待了十几年,出狱没多久就到了这个鬼地方来。告诉你,小鬼我只能被比我更强大的人杀死,我可不愿意死在这个连脸都不敢露只躲在某处看戏的懦夫的手中。”

“是啊,那个混蛋,他在耗费你的精力。”嘉伊的声音变得低沉。

“是啊。”

“所以要赢得这个游戏就要休息,否则就会失败。”嘉伊的声音很是缓慢。11号点头应着。

“现在,你有些累了。为了赢得胜利你要休息。”嘉伊的声音变小了,变得更加低沉,“你感到身体很软,感到身体在下沉,下沉,下沉。你感到自己变成了海绵,没有了力气,休息吧,休息吧。”嘉伊把头贴近11号耳边轻声耳语。11号呼吸变得平稳规则。嘉伊站起来,松了松手腕,然后迅速从包里拿出一瓶药。

“只是麻醉针,你只需安静地睡觉,不久后你就可以永远地休息了。”嘉伊将药吸人针管,然后注入11号的身体。“我在玷污这个职业。”嘉伊抽出了针管,眼光垂了下来,她想起了那段充满荣耀的过去。虽然可以挽救很多陌生人,却挽救不了自己的好朋友,眼看着自己好朋友的心灵渐渐被黑暗吞噬然后化成一滩血污。“我早就弄脏了自己的双手。”嘉伊对自己说。握在11号手中的3号机震动起来,11号睁开眼睛,嘉伊猛然站起身:糟了,震动把他从催眠中唤醒了。一瞬间嘉伊的大脑感到混乱,冷汗霎时爬上眉梢划过眼角。

[!--empirenews.page--]

8

陆路焦急地等待着,终于,门口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他手里拿着4号手机。

“1号,我是4号,为什么3号没人接电话!”那个男人问陆路。

“你是4号,哼……3号不知道在干什么。”陆路敷衍地答了两句,他尽量使自己的身体不再颤抖,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这个拿着4号手机的家伙能快点站到他的位置上。那个男人走近了,越来越近。陆路向左边移动,然后等待,那个男人站在了阿明的陷阱范围。

“啊——”阿明抽紧了鱼线,鱼线紧紧地缠绕住那男人的脖子,陆路扑上去抱住他的左手,8号冲出来抱住他的右手,他拼命地挣扎,阿明从二楼跳了下来。

“12号,没想到吧,让我送你归西。”阿明拿出匕首,银光晃了一下,然后是液体哗啦啦流下的声音。刀插进了那男人的小腹,大家散开了,那男人跪在地上“呜呜”的呻吟,屋子里很静。

陆路感到一条刺眼的光茫在他眼前划了一道白茫茫的线,他感到眼睛刺痛,光线消失,阿明捂着自己的腹部张着嘴巴,然后重心不稳地退了两步。

“阿明!”陆路冲上去,余光里,一个男人跌跌撞撞地跑走了。

“药,药,对了,嘉伊,嘉伊她把药都拿走了,她是医生,没问题的,阿明你要撑着。”陆路焦急地拿出手机,阿明喘着粗气,腹部传来的疼痛让他不停地抽搐。

11号并没有起来,嘉伊松了口气,紧张的神经让她忘记了曾给他注射过麻醉剂。她站起身,拿起11号的手机提起自己装满药品的背包。

“等等,你究竟做了什么,我想,我想在死之前知道。”1 1号用手指勾住嘉伊宽松的裤脚,嘉伊停了下来,又走回11号身边。

“累了吗?累了就睡吧。你不可能赢得了这药物的。”嘉伊说道。

“你果然很聪明。比我强多了啊。”11号眼神飘忽,瞳孔开始放大,他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但他好像在抵抗着,“听我一句话好吗,帮我做点事,算我求你的。”11号含糊地说。“杀了我,亲手。”11号祈求着。“算我求你,我……不想……被……那样的混蛋……”il号没有了意识,嘉伊瘫坐在11号身边,想了许久。

嘉伊痛苦地呻吟,眼泪流出眼眶。终于她拿起针管抽满了空气然后将针头插进11号的脖子,然后将针管拔出再次抽满空气再次注射。嘉伊望着11号的手环,直到那数字变成了0。

“你可以安心了!”

手机震动:干得好啊,各位,你们的成员又少了一个。

手机再次震动,是l号。

“陆路。”嘉伊的声音很疲惫。

“嘉伊,你果然还活着。”陆路感到一阵感动,眼眶感到热热的,他顿了顿,“又有成员被淘汰了。是拿着4号机的那家伙,他也许是失血过多死掉了。”陆路焦急地说,“阿明受伤了。”

“死的不是拿着4号的家伙,死的是11号,他手上有7号手机,我拿到了,现在就过去。”嘉伊无力地说,拿出3号机沿着地图向陆路的方向走去。经过的屋子里她看到了尸体,有她见过的面孔也有没见过的。生命,这是一个庄重的词语,无论聪明还是愚蠢,无论高尚还是卑贱,此时却被玩弄着。她摇了摇头,做了个深呼吸,尽管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她依旧觉得清醒。

夺命游戏,如果要活下去,就不能被这样的感情所纠缠了。找到了陆路,嘉伊呼出一口气,阿明躺在地上,乍一看和尸体没什么区别。

“3号,你一个人干掉了11号?”8号说着,“我们已经捅了12号一刀,没想到他居然能把刀拔出来还刺伤4号然后带走了匕首。”

“他伤得并不严重,没有伤到内脏。阿明不要睡,醒一醒。”嘉伊抓着阿明的手,他的手很凉。她检查了伤口,皱起了眉头,从位置看,并没有伤到重要内脏器官,但是不及时止血阿明不久就会死。他嘴唇已没有了血色,脸白得像张纸,眼神飘忽,无规则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别睡,阿明,醒醒。”嘉伊叫着阿明,阿明的意识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了。8号站在嘉伊后面望着她,3号应该不会救阿明吧。他心里想着,眼神转向阿明,如果是过去的自己,应该是期待着他就这样死掉,可是现在却希望他能够撑下去。想做好人了吗?

“阿明,都快结束了!”陆路叫着,被嘉伊制止,嘉伊拿出一只类似于筷子的木棒横放在阿明的指甲根处,然后往下压。阿明猛然震了一下恢复了意识。陆路和8号倒吸了口凉气,仔细确认,阿明确实醒了,一时间陆路觉得嘉伊这家伙像是神。

“3号,能见到你真好。”阿明看着嘉伊无力地说着。嘉伊不紧不慢地拿出很多种药然后又放回包里。最后拿出针管抽着一个瓶子里的药物。陆路低头看那药物上面写着“巴曲酶”。

“这是什么?”8号问。

“救命草。”嘉伊答道,“我刚才在那边发现了一排房间,类似于医院的治疗室,很适合引出12号。”

“治疗室?12号过不了多久就会死。”陆路问。

“他在这里流的血是鲜红色的,根本没有伤到要害,等12号死掉阿明也去见上帝了。”嘉伊冷冷地说。

8号想说什么但是又止住了。这场游戏的赢家只有一组。8号看着走在前面的陆路和嘉伊又看了看身后躺在黑暗中的阿明。下一个就是我了吗?

嘉伊拿出了il号机拨通了4号的电话。

“你怎么拿着11号手机,你是谁?找11号接电话。”12号不耐烦地答道。

“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1 3号机在我这,不管你是几号我和你都是一组的。”嘉伊严肃地说,命令式的口气强硬而霸气。

“哼,别跟我来这一套!不怕我杀了你吗?”12号生气地说道。

“哦?就你还想杀我,好啊,只要你能找到我你就来吧。”嘉伊故作轻松地说道,对方挂断了电话。

“你这是?”8号不解。

“我在遇到你们之前把3号手机放在了我安排好的治疗室内,4号机可以追踪到。”嘉伊步伐加快。

[!--empirenews.page--]

9

“你究竟有什么计划?”8号面对着类似于治疗室的一排漆黑的房间。 “看看它的构造。”嘉伊平静地说。 8号仔细检查着,然后露出了豁然开朋的表情。

“接下来,就是迎接12号的好戏了。”

黑暗中,时间紧促。走廊上传出了不均匀的脚步声。

“呦,我来了。”12号喘着粗气说。

“你受伤了?没用的家伙。”嘉伊挑衅地说道。

12号向前走了两步,“手机,你不是说要把手机给我吗?”

“你现在是10号了,我们要找12号。”嘉伊拿出10号手机扔给他若无其事地说,“看你的身体,坐会儿吧,免得我带上一个累赘。”嘉伊指着靠墙的椅子。

12号蹒跚的走过去,坐了下来。

“啊!”12号感觉脖子一凉,血很快湿透了他的衣服,嘉伊跑到走廊,8号和陆路也走到了走廊,嘉伊示意他们退到大点的屋子里,自己也随后进去。12号跌跌撞撞地跑进嘉伊的屋子,血呛到了他的喉管,他歪倒在墙边,身体一颤一颤的,像一只翻了肚皮的青蛙。

“那,那镜子。”12号眼睛不时地向上翻着,痛苦地挣扎,双手捂着脖子上深深的口子,陆路看不下去转过身。嘉伊走到12号身前蹲了下来。

“根本没有镜子,治疗室的屋子都是对称的,你以为的镜子,其实是另一个房间,割伤你的是一直模仿你动作的我的伙伴。”嘉伊冷冷地说。“这场杀戮中,我要活下去,他们也要,所以你就只能是牺牲品了。”嘉伊叹了口气,将手伸进12号的裤袋,12号垂下手按住嘉伊的手,血往外飞溅。嘉伊取出手机,挣脱了他沾满血污的手。陆路低下头,地上的血已经形成了一大滩血泊。曾经连人受伤的场面都很少见,可就在这几小时里那么多人在他面前死去。

手机震动让他们回过了神:剩下4个成员,游戏接近尾声。哪一组才是赢家呢?

10

“不,不。”8号伸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向后退,“我不想死。”他退到走廊上。嘉伊默不做声走出走廊,她要去找阿明。8号靠着墙一脸绝望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本可以杀了你们。”

陆路看着手机,凌晨5:35了,他感到很疲惫。手机震动,是嘉伊,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嘉伊会让自己杀了8号,他犹豫了一下接起了电话。

“任务已经完成了,去把阿明藏的手机都找出来吧。”

“可我们现在有四个人。”陆路话音刚落,一条短信显示在手机屏幕上:恭喜三位,现在所剩下的成员只有你们了,游戏圆满结束,请按地图上的位置走到大厅。陆路张大了嘴巴。“是她干的吗?”陆路悲伤地转过身背对着8号。

“不会的。”8号淡淡地说。

沿着地图陆路感到他周围的屋子都很熟悉,显然是他们走过的。刺眼的光茫从一扇门里面射进来,陆路眯起眼睛,在他面前居然有一道墙消失了。他看到了嘉伊,她站在发光的门口,身边有一个躺着的人,那是阿明。

“混蛋,”陆路冲了过去挥手要打嘉伊,嘉伊平静地拍开他扬起的手。“你杀了阿明!”陆路大叫,嘉伊用懒散的眼光打量着陆路,此时她在这家伙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久违的东西,其实每个人都有,但是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没有的东西。

“把阿明带出去吧,好好安葬他。”嘉伊低沉地说。

8号望着嘉伊的眼睛,会意的点了头。

“把你们找到的手机放进那个盒子,拿里面的钥匙打开手腕上的仪器,出门时就不会有枪射我们了。”嘉伊说,“你们两个把他抬起来吧,小心点抬,以表示我们对他的尊重。”嘉伊望向门外,门外一片春光,是山的景色。“这个基地是个荒废的建筑。8号,你叫什么名字,我不想再那样称呼你了。”

“叫我永炎吧。”8号眯起了眼睛,笑得很阳光。

尾声

陆路回头望去,真没想到看似废弃的楼里面却机关重重。

永炎停了下来,“阿明,你再撑着点,我们下了山就给你叫救护车。”

陆路惊讶,阿明睁开了眼睛虚弱地微笑了一下。

陆路惊讶地坐在了地上。“阿明他不是已经……”陆路看看嘉伊又看看永炎,“你们谁解释一下,为什么只有我被骗!”

“怕你最后露出破绽。嘉伊的眼神一点都不紧张,当时我就猜阿明可能还活着。”永炎微笑道。

“我原本没有在意手腕上的这个仪器,直到9号那个女人威胁我的时候。当脉搏停止跳动,短信就来了。我庆幸组织者没把那仪器放在脖子上或者胸口,所以才能作弊。我去见阿明的时候以查看伤口为由在他腋下垫了一个瓶子,只要阿明夹紧瓶子,就会影响手腕上的脉搏跳动。当仪器显示为0的时候,人就会被淘汰。永炎,不管你过去怎么样,至少你帮过我们,我希望你活下去。”

“这已经足够了。”陆路咧开嘴笑着。

虽然阿明没有什么力气道谢,但是他那有一丝温度的手一直握着嘉伊的手已经传达了所有的感激。陆路一路上都微笑着,大家都觉得能够见到阳光都是件幸运的事。

三天后,阳光灿烂的日子,陆路恢复了正常的生活,阿明在医院里修养。嘉伊回到了诊所,诊所里积满了病患,她依旧懒散地半睁着眼睛颓废地坐在一边。手机震动,嘉伊懒散地捡起手机,仅仅一行字却触目惊心:游戏的目的,你知道了吧,你没有说出来完全为了自保,不过,有你参与的游戏真的非常精彩。发件人,未知


123下一页尾页

分类:长篇鬼故事作者:逍遥人

上一篇回分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