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壁里的眼睛鬼故事鬼故事分类

鬼故事 鬼怪吧鬼怪吧鬼故事

墙壁里的眼睛

破旧平房有着奇怪声音

云峰和秦晴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怀中一颗憧憬的心来到这陌生的城市里打拼,搬进了一间离城市较远的平房里。这一夜外雨下得很大,秦晴拖着一行李箱,费劲的走进了这房间,后面跟随的就是她的男朋友云峰,云峰看上去虽然不帅气,但也不难看,属于那种耐看型的男人。秦晴一走进这屋子,就闻到一股霉味,屋子里居然还布满了蜘蛛丝,让人觉得这屋子好像几年没人住了似的。秦晴拖着行李箱站在了这大厅的中央,然后一声埋怨:“这破房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一个月月租还八百!”

云峰站在门口顺手关了门,也四处的看了看这屋子,也闻到了屋子里很大的一股霉味,而且墙壁还有些脱落,地面上白色的瓷砖看上去也很旧。大厅里就有一张长方形透明的茶几,茶几前面的柜子上还放着有一台古老的黑白电视机。

云峰走去了大厅窗户前,点燃一支烟,仔细一看窗户玻璃上还有着一些破裂的痕迹。窗外的风还呼呼的吹个不停,让人感觉这风有一丝丝的寒冷。秦晴走去了厕所,仔细看了看,发现洗手台上还有着头发,水龙头也有些绣,秦晴捏开水龙头准备洗手,却发现捏开之后水龙头没有水,秦晴气愤道:“这是什么破厕所啊!连水龙头水也没有。”

秦晴只好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这几天精神不好,可能是晚上熬夜玩游戏才让原本有光泽的肌肤一下子憔悴了许多,厕所里的窗户玻璃也有着破裂的痕迹,外面吹进来一丝丝的大风,吹乱了秦晴的长发。

云峰还站在窗台边抽着烟,秦晴走去了大厅,站在云峰身边,见他在抽烟,就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烟自己吸了起来,还一边大声的说:“亲爱的,你看我们租的是个什么破房子啊!还是在城市的边缘,还得花八百人民币,欺负我们是外地人啊!”

云峰只是拍了拍秦晴的肩说:“你别再生气了,八百愿意租给我们,也算我们运气好了,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地方的房租很贵。”

秦晴狠狠的吸了一口烟,便将烟头踩在了地上,看着云峰说:“我们先得把这里收拾一下吧!一会好睡觉。”

云峰点了点头,便拿起一个水桶去厕所接水了。

秦晴又走去了卧室看了看,卧室里只有一张大大的床,连衣柜也没有,秦晴走过去打开了窗户,便点燃了一盘檀香。就在秦晴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墙壁里好像有什么声音在响,秦晴走了过去,将耳朵靠在了墙壁边上仔细的听了听,却发现又没有声音,秦晴自语道:“难道是我听觉出什么问题了?”

“亲爱的,过来帮一下忙。”从大厅里传来云峰温柔的声音。

秦晴吼道:“你是猪吗?这天都黑了,你去打扫大厅,先打扫卧室吧!”

云峰便提着水桶一摇一晃的走进了卧室,见秦晴蹲在墙角边上在凝听着什么,便问:“你在干什么?”

秦晴将手放在墙壁上敲了敲说:“我总感觉这墙壁里有什么声音?”

云峰笑道:“你听错了吧!”说着扔给秦晴一张抹布,命令的语气说:“你把窗台擦一下,等风吹干了之后,我就可以把电脑放在窗台上了。”

这窗台上灰尘特多,上面还随意的摆放着几本书,秦晴拿起一个本书看了看,也随意的翻了翻,发现里面写的都是关于婴儿的事情,“当”的一声便扔在了地上,拿着抹布蹲下身在水桶里揪了揪,便开始擦窗台,云峰则在打扫着床铺。

秦晴擦着这窗台,始终觉得这破屋子很不舒坦,给人的感觉这房子像是坟地,因为霉味太重,也怪阴森的,窗户也感觉是几年没打开的样子,一打开窗户就感觉里面有着一股很重的阴气往外面飘散。两人收拾了一阵子之后,终于把卧室打扫了出来,打扫完之后云峰和秦晴都很疲惫了,就那样躺在床上睡着了。

[!--empirenews.page--]

半夜惊魂

秦晴和云峰睡觉的时候都没关窗户,外面的雨依然下得很大,风也吹得很大,时不时还闪电。突然一个打雷声,将秦晴吓醒了,她猛地睁开眼,发现云峰没在自己身边,打开了灯,着急的叫着云峰的名字。叫了一会之后,没人回应,秦晴便下床了,走出卧室的房间外,见厕所的灯亮着,秦晴便敲了敲门说:“亲爱的,你在里面吗?”

没人回应,秦晴不由不得心里一紧,再次的敲了敲门,发现还是没人回应。秦晴感到害怕了,跑去大厅将所有的灯都开着,这房子就一厅一室,一卫,一阳台,秦晴将屋子都找遍了,却没看到云峰的踪迹。秦晴越想越害怕,便躲进卧室,在床上摸着自己的手机,拨打着云峰的电话,电话通了,却发现云峰的手机在床上响着,秦晴抱紧了床单,颤抖着双手拿起云峰的手机一看,却发现手机里留着一条云峰未发出的短信。上面写着:“秦晴,赶紧的离开这个屋子,屋子里有鬼。”

当秦晴看到这样的短信,吓得浑身发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窗外突然又一个闪电和打雷声,将秦晴吓得尖叫。她抱着床单冲去了大厅,这个时候的她已经被吓哭了。

就在这个时候深更半夜的居然有人敲门,秦晴吓得用床单将自己裹得演严严实实的,不敢去开门。

但是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就像是催命似的,突然“咔嚓”一声,跳匝了,屋子里的灯一下子就灭了,吓得秦晴大声尖叫。

“里面有人吗?”从门外传拉一个女人的声音。

秦晴听到有人的声音,仿佛看到了希望,在屋内回答道:“你是谁?”

门外女人的声音温和的说:“我是你家隔壁的,你家是不是也停电了。”

秦晴这才敢放心去开门,打开门一看,见门外站的是个女人,秦晴并没有感到很轻松,而是瞪大了眼,张大了嘴,好像是见到鬼一般的表现情,因为她低着头,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指甲间还流着鲜血,头发将她的脸都遮住了,在往下一点看,发现她挺着一个大肚子,秦晴吓得魂飞破散,“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一个人卷缩着身子蹲在门口,此刻的秦晴感到是无比的害怕,她什么都不敢去想,只希望天快点亮。

就在秦晴感到无助、害怕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秦晴身边温柔的传来:“亲爱的,你不睡觉,在这里蹲着做什么?”

秦晴听到是云峰的声音,立马的站起身紧紧的抱住了他,秦晴哭着说:“你去哪里了?”

云峰不说话,只是嘴角勾出一丝邪恶的笑。秦晴居然感觉不到他的体温,抬头一看,原来是刚才门外站的那个女人,秦晴被吓得一下子瘫倒在地,双手抱住脑袋,颤抖着嘴唇说:“你别过来。”

这个女人就那么直立立的站在秦晴面前,冰冷的语气说:“你们难道不知道这平房闹鬼,居然还敢住进来,来打扰我清净的生活。”

秦晴始终不敢抬头,全身都颤抖着,害怕的说:“你别杀我。”

这个女人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抓起秦晴的长发说:“我这就让你来陪葬我。”

秦晴大叫道:“救命啊!”

这个女人已经抓起秦晴的头发,然后一只手准备伸进她的胸膛,突然又一个闪电,这女人居然不见了,秦晴松了一口气,但是人也吓晕了,就那么躺在了门口里。

[!--empirenews.page--]

有只眼睛在看你

第二天,天一亮,阳光便早早的从窗户射进了卧室,云峰一觉醒来,没看到秦晴在床边,以为她是去上厕所了,也没叫她,便下床走去了大厅。云峰一看奇怪了,秦晴为何在门口就睡着了。云峰走过去将秦晴抱去了沙发上,摇晃着她的身体说:“秦晴,你醒醒啊!”

秦晴没醒来,脸上却挂满了泪珠,云峰想着:“为何秦晴脸上会有泪珠?”

秦晴突然醒了,一睁开眼,以为坐在自己前面的是昨晚那个女人,吓得抱住了自己双膝,头埋在膝盖里害怕的说:“你别杀我。”

云峰看着秦晴说;“你在哭什么啊!谁要杀你啊!”

秦晴还是以为这个声音是昨晚那个女人扮的,吓得连忙往沙发后面退,哭着说:“求你别杀我。”

云峰以为秦晴中邪了,一巴掌狠狠的拍在她脑门上,吼道:“你怎么了?”

秦晴这才反应过来,一看眼前的人真是云峰,还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声,秦晴断定他不是昨晚那个让人感觉很冰冷的女人,秦晴紧紧的抱住了他说:“昨晚有个女人要杀我。”

云峰一只手抚摸着秦晴的头发,一边问:“有女人杀你,是吗?”

秦晴这才抬起了头,看着云峰很认真的说:“我骗你干什么?”

云峰只是皱紧了眉头,想着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秦晴一夜之间就变得不正常了。

秦晴突然尖叫道:“你别盯着我看啊!”

云峰被秦晴的尖叫声吓到了:“谁在看你啊!”

秦晴吓得从沙发上连滚带爬的落入地面,用双手遮着脸说;“你别那样看我。”

云峰走过去,想将秦晴抱过来,而秦晴看到的是一只血淋漓的眼睛正看着自己,秦晴吓得不断的往后退,然后发疯般的跑出了房间。

云峰一脸的不解,在这房间四处看了看:“哪里有人在看她啊!”云峰这才反应过来,秦晴一定是看到什么东西了,便快速的跑出家门去追秦晴。

秦晴在街道上一边跑,一边哭着说:“求你别杀我,也别用那只血淋漓的眼睛看着我。”

云峰跑着跑着跑累了,就暂时的站着歇了一会,突然听到了短信的来电铃声。掏出裤袋里的手机,居然是秦晴发来的短信:“平房里有鬼,快逃。”

云峰越想越觉得奇怪,难道刚才秦晴的疯癫是装的,然后拨打着秦晴的电话。响了很久但是没有人接,其实秦晴的电话正在平房里的沙发上拼命的响着,一双血淋漓的手抓起了电话,她嘴角勾出一丝阴险的笑,按下了通话键。

云峰迫切的问:“秦晴,你在哪里?你到底怎么了?”

对方没说话,只是哈哈的大笑着。云峰着急了,急切的问:“是你吗?秦晴,你在哪里!”

对方还是不说话,然后又突然凄厉的大哭着,云峰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对着电话里头大叫到:“你是秦晴吗?”

电话那头又神经般的传来一声尖叫声,然后听到电话摔在地上的声音。云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只好继续的往前跑,追着秦晴。

此刻天空中的太阳居然被一朵朵的乌云密布了起来,天空中陷入了一片阴沉中,好像又是要下雨的样子。

[!--empirenews.page--]

害怕,胆怯

秦晴还是发疯般的往前面跑着,突然发现头顶上的天空暗了起来。此刻的秦晴恼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是恐怖的,只是想快些离开这个鬼地方。秦晴继续的往前跑着,发现前面是一片阴森的树林,秦晴感到很畏惧,为何明明刚才看到前面的是高楼大厦,一下子就变成了树林。

秦晴畏惧的蹲坐在地上,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要将她吞噬,迎面是无尽的黑暗。

云峰也是拼了命的往前跑着,希望能快点的找到秦晴。

瞬间从树林里传来一个女人的惨叫声,秦晴一听到这样的声音,神经就紧张起来。只是双手怀抱在胸前,希望有人来拯救她。

树林里传来那个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就在秦晴的耳边,秦晴瞬间呼吸都变得困难,双手紧紧的捂着耳朵,不愿听见这恐怖的惨叫声。

过了一会,好像这声音消失了,秦晴才敢睁开眼睛,这一看吓得秦晴双腿发抖,因为有无数只血淋漓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她,秦晴不知道双手放在哪里好了,也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看,只是秦晴的大脑开始翁翁作响,最可恨的是,想站起身跑,好像双腿不听使唤了。秦晴鼓足了勇气,握紧了拳头,吼道:“你是人是鬼,跟我出来?”

这个女人还是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只是一直低着头,用一双血淋漓的手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轻声的说;“宝宝,我们死得好冤。”说到这里她加高了声调,又愤怒的说:“我们得去找到你那该死的父亲,然后杀了他才好。”

不知道这个时候改怎么形容秦晴的心情,知道了她是女鬼之后,心情是激动、紧张还是害怕?秦晴始终叮咛着自己说:“别紧张,别慌,不就是一个女鬼吗?”可是那汗水啊却一股脑的往外冒,想跑,双腿却不听使唤了。秦晴捏紧了自己的衣角,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现在才感觉时间是过得如此的慢,仿佛这世界上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存在,想到这里秦晴更是害怕:“她到底会怎么杀我?是要吓死我,还是一把捏死我,还是要将我碎尸万段?”

这个时候她说话了,这冰冷的声音好像是从地狱传来:“你抬起头来。”

秦晴心里想着:“什么,抬起头来,难道想真想活生生的吓死我?”

女鬼见秦晴还是低着头,便发怒了:“我叫你抬起头来,你要死人吗?”

秦晴的一颗心啊!完全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频率比平时快好几倍,感觉整个心都要跳出去了。秦晴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终于抬起了头,秦晴以为她会看到一张血淋漓,狰狞扭曲或是没眼珠,或是一张鲜血的嘴,或许一张被烧得血肉模糊的脸,没想到只是看到了她的侧脸。

[!--empirenews.page--]

秦晴咽了一下口水,等待着女鬼发话。女鬼望着前面的树林看了一会,便说:“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秦晴以为她会说什么恐怖的话,没想到说出这样一句话,秦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就在这个时候云峰终于看到了秦晴,也看到了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云峰吼道:“秦晴,快跑啊!”

这个女鬼见云峰跑来了,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因为她根本就不怕人,她只是那么冷冷的笑着,等着云峰走过来。

云峰虽然害怕,但是为了秦晴,她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拉起地上的秦晴说:“快走啊!”

这个时候女鬼朝着云峰转过了身,准备露出长发下那张会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脸,但当女鬼要靠近云峰的时候,却被云峰身上某处发着光的东西弹走。

秦晴看到云峰赶来了,神智貌似变得清醒了,云峰看着秦晴道:“你干嘛还不起来,我们得赶紧的离开这个鬼地方。”

秦晴小声的说:“我走不动啊!双腿不听使唤了。”

云峰只好将秦晴背了起来,只是感觉秦晴的全身在不停的颤抖,云峰说:“我们打辆车,赶紧的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从前面突然开过来一辆出租车,好像知道云峰和秦晴要坐车,便将车停在了他们面前,云峰将秦晴放下身,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车里。

司机看上去是一个中年男人,他声音有些沙哑,问:“去哪里?”

云峰说:“只要离开这里就行。”

司机点了点头,便启动了车子。

云峰往车窗外望去,突然发现外面一片漆黑,寂静阴森,从窗外吹进的阴风寒冷的咆哮着,时不时还可以听见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司机突然踩了一个急刹车,云峰和秦晴身体往前倾斜着。

云峰问:“师傅?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司机不说话,只是看他的上身很无力的趴在了方向盘上,只见鲜血从脑袋里面不断的涌出,就像是喷泉一般,他应该是死了。秦晴吓得已经没有了尖叫声,只是紧紧的抱着云峰。云峰抱着秦晴快速的下了车。这该死的天气,居然又下起了豆粒般的大雨,云峰只是抱着秦晴快速的往前跑着,希望跑到一个人多的地方。由于云峰走得太快突然脚下一滑,“当”的一声就抱着秦晴滑去了一个山坡下。

[!--empirenews.page--]

虚惊一场

当秦晴和云峰醒来的时候,发现这里是一个潮湿的而漆黑的地方,但是能感觉到墙壁的存在,云峰摸着墙壁站起了身,秦晴一把抓住了云峰,害怕的说:“这是哪里啊!”

云峰牵着秦晴的手,一步步的往前走着:“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话音刚落,云峰就被脚下的某种东西拌倒。秦晴连忙的问:“你没事吧!”

云峰从裤袋里掏出了手机,打开,就在屏幕亮起的一瞬间,眼前横七竖八的摆放着几具尸体,吓得秦晴抱着云峰又是一阵尖叫。

云峰感到也很害怕,一颗心七上八下,他搂着秦晴说:“我们得找个出口离开这里。”

就在云峰牵着秦晴往前走,寻找出路的时候,云峰却发现这里位置很狭窄,好像走不出去。突然刚才那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鬼“砰”地又出现在了云峰和秦晴的面前,那感觉就像是从电脑里突然冒出的那种感觉,足已可以把人给活活的吓死,但是她不敢近距离的靠近云峰,只是低着头,用手撩动着自己的头发说:“能帮我一个忙吗?”

云峰牵着秦晴的手只好不断的往后退,她抬起了头,语气变得有一丝温和了,说:“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只是想叫你们帮我找一个人。”

秦晴和云峰本是想拒绝女鬼的要求,但是又害怕就那样死在这里了,就只好听着她发话。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从潮湿而漆黑的上方传来几个人的声音。

“这下面会有人吗?”一个男人的声音说。

秦晴和云峰听到有人的声音,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大呼道:“救命啊!”

“老王,下面好像有人?”还是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

“那我们把这个撬开吧!”几个男人一起说。

这女鬼听到了上面有人的声音,还从上面的缝隙里射进来一些光芒,她立马的消失不见了。

[!--empirenews.page--]

疑惑

外面强烈的光芒射进了潮湿的洞中,秦晴和云峰被救了上去,发现外面的阳光很灿烂,也看到了那辆出租车,只是司机不见了。云峰和秦晴都觉得很奇怪,为何上面会那么多人,秦晴和云峰往回一看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一口井,一个穿着黑色短袖,脸上有些皱纹慈祥的大叔看着云峰说:“你们还真是福大命大,我们之前都还没看到这口井,因为上面长了很多杂草,而且这口井的井盖是盖住的,不知道你们俩为何会掉下去?”

云峰和秦晴也觉得整个事情很蹊跷,便看着这位大叔问:“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这位大叔看了看手表,说:“上午十一点,我们发现这辆出租车以及死去的司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云峰惊讶道:“我们在井里面晕倒了一天了?”

大叔拍了拍云峰的肩说:“是啊!真是没想到你们还活着,真是福大命大。”老王带着一老花眼睛,脸上也是爬满了皱纹,看着大叔说:“老赵,我们就先走了。”

秦晴立马的说:“井下面还有尸体。”

可是老王和那几个人已经走远了,让秦晴和云峰感到疑惑的是为何眼前的这位大叔听到说下面有尸体,表情却如此的镇静。

只是不知道老赵身边一位穿着白色短袖的年轻人为何蹲在地上,身体不停的发着抖。秦晴站在云峰身边,突然秦晴双手抓紧了云峰的衣角,双腿发软,指着那个穿着白色短袖年轻人身后大叫道:“鬼啊!”

老赵看着云峰问:“你女朋友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云峰站在老赵身后,很害怕的说:“后面,后面真的有鬼啊!穿着红色裙子的女鬼。”

那个年轻的男人好像知道自己身后有鬼,全身比刚才抖动得更是厉害,就像是抽筋一般,但是老赵根本没看到哪里有鬼,只是拍了拍云峰的肩说:“你是不是神经错乱了?”

那个穿着白色短袖年轻男人突然站起身,跑开了秦晴和云峰、老赵的视线。

云峰看着老赵问:“大叔,你认识那个穿着白色短袖的年轻男人吗?”

老赵从裤袋里掏出一包烟,递给了一支跟云峰,说:“他疯了,是个疯子。”

云峰颤抖着手,点燃了这支烟问:“怎么疯的。”

“因为他姐姐死了,而且没找到尸体。”老赵似乎很了解这件事情的经过,但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带着一丝丝的悲伤。

云峰蹲下了身,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吐出浓浓的烟雾,接着问:“你知道她姐姐是怎么死的吗?”

老赵正准备说话,但他身后突然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他的脸看上很阴沉,感觉眼神中还带着杀气,他在老赵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说:“你看到了赵波了吗?”

老赵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转过身看了他一眼,眼神又立马变得愤怒起来,指着前面的马路说:“发疯般的跑掉了,朝着那边的平房跑去了。”老赵正准备还问点他什么,只见他凶狠的看了一眼秦晴和云峰,便朝着平房的方向跑去。

老赵的一张脸顿时变得很复杂,感觉老赵好像认识他。

[!--empirenews.page--]

云峰继续问:“大叔,你可见过一个穿着红色裙子,挺着大肚子的女人?”

老赵听到云峰这么一问,脸色变得更是难看了,看着云峰,严肃的问:“你见过她?”

云峰和秦晴都点了点头,老赵心里想着:“难道我女儿还没死?”于是弹了弹手指尖的烟灰,脸色变得有些紫,说:“那个女人就是赵波的姐姐。”

云峰和秦晴瞪大了眼,老赵接着说:“她姐姐就是穿着一件红色的裙子,挺着个大肚子突然死去的,但是没看见尸体,我估计赵波之所以会疯,应该是看到了什么?”

“那你们报警了吗?”秦晴十指紧扣着,手心都出了汗。

“报警了,警察也没办法啊!”老赵很无奈的说。

老赵看了看云峰和秦晴问:“你们为何会在这个离城市较远的地方出现?”

“我们在那边的平房租的房子。”云峰说着扔掉了烟头。

老赵听云峰这么一说,吓傻了,几秒没说话,站起身立刻就离去了。

秦晴摇晃着云峰的肩膀说:“我们去找那个赵波吧!说不定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晴和云峰这样被折腾了一阵子,没地方去,还是回到了他们租的平房里。只是看到了赵波蹲在门口,云峰走过去问:“你是赵波吗?”

赵波傻傻的点了点头,云峰准备掏出钥匙打开门,却发现门是开着的,此刻手心冒冷汗,秦晴拽着云峰的胳膊说:“是不是那个女鬼在里面啊!”

云峰大着胆子说:“大白天的,哪里会有鬼啊!她不敢出来的。”

就在秦晴和云峰沉重的迈进屋子的时候,这次很清楚的听到了卧室里发出的敲击声,就像是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秦晴抓着云峰的手,不敢往前走,赵波走在前面,突然感觉他变得正常了,说:“姐姐还在屋子里。”

云峰看着赵波问:“难道你姐姐没死?”

赵波只是一步步很沉重的往卧室里走去,就在大家都站在卧室门口的时候,发现不知从哪里滑过来一颗似珠子的东西,等这东西滚到秦晴和云峰、赵波面前的时候,大家都吓呆了,因为是一颗人的眼珠,秦晴眼角又挂上了泪珠,害怕的说:“云峰,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这屋子里有鬼。”

就在云峰转过身的时候,刚才那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拿着一把菜刀面无情的站在他们面前,赵波吼道:“快跑啊!”赵波话音刚落,就被这个男人用刀背敲晕了,赵波“当”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云峰将秦晴护在了身后,身体不断的往后退,他拿着菜刀露出一双恐怖的眼,嘴角还勾出一丝邪恶的笑,准备朝着云峰的脑袋砍去,就在云峰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他突然就倒下了,仔细一看,是老赵站在背后拿着一平底锅将他敲晕在地。

[!--empirenews.page--]

回忆三天以前

云峰刚才几乎被吓得半死,脸上冒着豆粒般大的汗珠,老赵将赵波扶去了大厅的沙发上,然后将这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用绳子绑了起来。

云峰看着他问:“大叔,你为何把他绑住。”

老赵严肃的说:“我怀疑是他杀死了我女儿。”

“什么,死去的是你女儿?”云峰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老赵将这个男人狠狠的绑在了板凳上,点燃一支烟说起了几天前一个晚上发生的事情:“三天以前,那天晚上下着大雨,我是来给我女儿送一个鸭子来的,我站在门口准备敲门,却听到从房间里传来他们激烈的吵架声,我急促的敲着门,敲了很久都没人回应,我就着急了,拨打我女儿的电话,我很清楚的听到了我女儿的手机在房间里面响,但就是没人接,我大概在外敲门敲了十来分钟,他开门了。”

老赵看着柯瑞严肃的问:“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柯瑞很不自然的笑着说:“我在跟赵静开热水器呢?热水器出了点问题。”

老赵提着一个鸭子走进了屋,看着柯瑞问:“那我女儿呢?”

柯瑞满头大汗的说,表情有些紧张:“她在厕所洗澡呢?”

老赵有些怀疑的眼神看着柯瑞:“你们刚才不是在吵架吗?”

柯瑞跟老赵倒来一杯温热水,递在他手里说:“就吵了几句,我就去跟她将厕所里的热水器打热。”

老赵将鸭子放在了地板上说:“那我就走了,鸭子记得顿来吃。”

“恩!爸爸慢走。”柯瑞笑着将老赵送出了门。

但是老赵并没有走,而是在门口外面站了一会,想听听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柯瑞也在猫眼里看了看老赵,确定没看到他,这才放下了心,然后将门反锁,去了厕所。

云峰看着老赵问:“那后来呢?你是什么时候回去的?”

老赵想了想说;“在门外站了十来分钟走的,我在门外始终没听见我女儿的声音,后来里面灯就关了,我估计他们是睡了。”

云峰接着问:“那后来呢?”

老赵说:“我到了中午又去他家敲门,敲了很久的门,却没人开门。”

云峰皱紧了眉头说:“那是不是柯瑞杀了你女儿?”

[!--empirenews.page--]

老赵很怀疑的神情,接着叙说着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后来我跟我女儿打电话,她的电话一直没人接,我又打柯瑞的电话,也是不接,然后在几个小时之后,柯瑞打来了电话说赵静去赵波家了,我又去了赵波家里,看到的却是疯癫的赵波,他只是跟我说是柯瑞杀了他姐姐。”

就在这个时候柯瑞突然醒来了,发现自己被绑在了板凳上,便大叫道:“放开我。”

老赵气呼呼的走去柯瑞面前,朝着他毫不留情的扇了两个耳光:“是你杀了我女儿吗?”

柯瑞狡辩道:“我没杀你女儿。”

这个时候躺在沙发上的赵波醒来了,指着柯瑞很肯定的说:“就是你杀死了我姐姐,我亲眼看到的。”

老赵看着赵波问:“难道我去你姐姐家的时候,你也在。”

赵波完全想起了三天以前发生的事情,说:“姐夫在和姐姐吵架的时候,我在卧室里上网,我准备去大厅倒水喝,走出卧室的时候,恰好看见姐夫拿着一把水果刀桶去了姐姐的胸口,姐姐顿时就倒下了,我吓傻了,准备大叫门外的你,但是却被他打晕拖去了厕所。”

秦晴自语道:“难怪我看见厕所里有头发?”

这个时候老赵二话不说,打了报警电话。柯瑞笑道:“你就听赵波瞎说我杀了你女儿,有证据吗?”

赵波说:“那水果刀上有你的指纹。”

柯瑞又笑道:“你去哪里找那把水果刀?”

赵波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柯瑞大笑道:“你没证据等于是诬告。”

赵波低起了头,过了一会,突然抬起了头,大声道:“我看到你将姐姐的尸体订在了墙壁里,虽然我那个时候神志不清。”

听到这样的答案,秦晴和云峰,还有老赵都感到大吃一惊。秦晴立马说:“难道卧室里墙壁发出的声音就是他姐姐?”

[!--empirenews.page--]

愤怒引起杀机

就在这个时候警察赶来了,按照赵波和老赵描述的情况,他们拿着电钻已经各种工具,弄开了那墙壁。眼前出现的是让人感到惨不忍睹的一画面,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低着头,挺着个大肚子,指间的血已经凝固,因为她的四肢被无数颗钉子订在了墙壁里面。

最后柯瑞交代了事情的真相,说自己并不是有意杀死赵静的,只是一时冲动,因为和赵静吵架的时候,柯瑞正拿着一水果刀在削苹果,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两人吵得很凶,柯瑞就朝着赵静举起了水果刀,赵静吼道:“你难道想杀我,有本事你就杀啊!”说着赵静还用手指戳着柯瑞的胸口,埋怨道:“你是男人吗?你一点也没用,我嫁给完全是便宜了你,你要什么没什么,只买得起这破平房。”

自从赵静和柯瑞结婚三年以来,赵静就一直这样数落柯瑞的不是,柯碎终于爆发了,举起水果刀,一气愤就将水果刀刺去了赵静的胸口。

老赵听到这里,完全失控了,老泪纵横的指着柯瑞大骂道:“你真是个混蛋,你难道不知道赵静怀孕了啊!孩子都要生了,你这是谋害了两条生命啊!”

云峰看着柯瑞问:“那那个司机是你杀死的,那口井明明是有井盖,我想是你将我们丢进井里面的吧!”

柯瑞说:“我知道你们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其实我很高兴,那个司机并不是我杀死的,我想是他本身就有病,是脑充血死的吧!你们滑去山坡下的时候,我正好从那里经过,也怕你们发现墙壁里的尸体,就将晕倒的你们扔进了那井里面。”

秦晴也带着疑惑问:“那井里为何会有几具尸体。”

柯瑞笑道:“因为那些人是我们的邻居啊!之前都见过赵静的,我怕他们怀疑,就杀了他们。将他们扔进了井里面。”说到这里柯瑞突然沉默了一会说:“我其实一直想杀死赵波,但是都没成功,结果就被发现了。”

秦晴不明白的还有一件事情,便问:“为何我被一个雷打醒之后,云峰就不见了。”

柯瑞说:“我还有家里的钥匙,只是我一直跟着你们,趁你们不注意的时候,进屋在你们的饮料里下了药,等你们睡下之后,我就将云峰弄走了,准备将你弄走的时候,你却醒了,我只好作罢。”

秦晴还想问柯瑞最后一个问题,但被警察带走了。

[!--empirenews.page--]

行动不便,能帮个忙吗?

老赵看着秦晴和云峰说:“孩子让你们受惊吓了,你们赶紧的离开这里吧!”

秦晴和云峰收拾着行李,秦晴越想一些事情越觉得不对劲,便看着正在往行李箱放衣服的云峰说:“云峰,我觉得有件事情很奇怪?”

云峰回过头看着秦晴说:“什么事情?”

秦晴走去了云峰跟前说;“那吓我们的女鬼到底是赵静还是她的魂魄啊!还有这屋子里明明就死了人?为何还有人将这屋子租出去?最后就是怎么大叔说是三天以前发生的事情,那么我们一进来的时候为何感觉这屋子有那么大的霉味,还有蜘蛛丝,感觉像是很久没人住的样子。”

云峰听秦晴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将手放在了下巴说:“对啊!我怎么就没想过这个问题?为何这屋子死了人,还有人将这屋子租出去?而且窗户的玻璃上还有着破裂的痕迹?”

秦晴想了好一会,才想出一个合理的答案:“出租房子的人不知道屋子里死了人吧!还有这本来就是破房子,窗户玻璃有裂开的痕迹,很正常吧!”

云峰又想了想:“那柯瑞难道神经了,明知道屋子里死了人,还叫另一个把屋子租出去?”

秦晴坐在了窗台上,从窗外又吹进来一股风,吹乱了秦晴的头发,秦晴用手将头发夹撩在耳边,很认真的看着云峰说:“难道还有一个幕后使者?”

就在秦晴和云峰在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感觉床边后的墙壁开始抖动,感觉就像要垮下来似的。秦晴有种不详的预感,紧紧的抓住了云峰的胳膊。云峰也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拉着秦晴就开始往卧室外跑,突然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站在他们面前,她还是挺着大肚子,指间留着鲜血,她这次并没有低着头,而是抬起了头,头发下出现的是一张血淋淋的脸,一只眼眶里没有了眼珠,而另一个眼眶里的眼珠悬在眼眶外,就像是要掉出来一般。

秦晴和云峰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嘴角勾出一丝邪恶的笑,对着云峰和秦晴,从喉咙里发出一句恐怖的话:“这孩子在我肚子里,让我行动不便,能帮个忙吗?”


123下一页尾页

分类:家里鬼故事作者:苹果贝贝

上一篇回分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