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鞋鬼故事鬼故事分类

鬼故事 鬼怪吧鬼怪吧鬼故事

绣花鞋

金丝边软鞋面盼君早日踏归尘

日思君夜思君泪眼婆娑到天明

红烛一根泣如血

望不尽看不穿天涯离别恨

蝴蝶过海不成双

白丝锦红盖头明月照红颜

1

出租车停了下来,透过车窗我看见一幢摩天大楼矗立在眼前。门口不时有身着各式职业装的男女急匆匆地向里面走去。这里就是南城最大的写字楼德明集团大厦,这里几乎汇聚了整个南城所有的专业人才,它也将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家工作单位。

走下出租车,我整理了一下胸口前的领带,稳了稳呼吸,尽量使自己的心情放松,然后向大厦走去。

我的名字叫秦伟,刚刚从一家计算机专业学院毕业。同学们都很羡慕我一毕业就能找到一家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对于这样的幸运我也感到很意外,我只不过把自己做的一个程序发给了德明集团的招聘主管金美美,两天后我便接到了金美美的录取电话。

曾经我对社会充满了很多想象,我像其他大学生一样练习着在面试的时候应该如何应对主考官的提问,甚至我还专门看了一些专业资料。可是,我想象了几百种的可能,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连面试都没有经历便直接被德明集团录取。

“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前台接待小姐笑容甜美地看着我。

“我是秦伟,金妹妹约我来的。”还是有些紧张,把金美美说成了金妹妹。

“好的,您等一下,我帮你联系金主管。”接待小姐说完,拨出了一个电话。片刻后,她挂掉了电话,微笑着对我说,“金主管在14楼203房间等你。”

14楼?听到这个楼层,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在悦心楼吃饭时关瑶对我说的话,“知道吗?14是一个很不吉利的数字,听说德明集团的14楼吊死过人。”

关瑶是我的女朋友,她总是喜欢开一些莫名的玩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听到她的话还是让我有些不舒服。没想到现在竟然又听到了14楼。

电梯里的人不多,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人站在我身边,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旁边有个男人的眼睛一直停留在女人的身上,像一个扫描仪一样从头扫到脚,再从脚扫到头。

这就是社会,不得不接受。我叹了口气,心里说道。

“叮”,14楼到了,站在我旁边的女人跟我一起走出了电梯。

“你是秦伟?”女人看了我一眼说话了。

“你怎么知道?”我愣住了。

“秘密。”女人冲着我露出个妩媚的笑容,然后向旁边的走廊走去,高跟鞋撞击在地面上,嗒嗒作响。

201,202,203。我停下了脚步,然后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推开门,我看见了金美美。

金美美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美丽端庄,散发着一种成熟的女人味。她坐在办公桌前正在接电话。看见我进来,她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示意我坐下。

几分钟后,金美美挂掉了电话。

“金主管,我是秦伟。”我慌忙站了起来,局促不安地说道。

“别紧张,坐下,坐下。”金美美轻轻笑了笑,然后起身帮我倒了杯水。

“我看了你的那个程序,非常好。确切地说,如果稍微改进一下,对我们德明集团会有很多的帮助。”金美美说到了正题。

“改进?”我愣住了,那个程序其实就是一个反监控程序。它可以扰乱正常的监控程序,甚至可以把时间和画面颠倒错乱。我当时也是突发奇想才编出来的,没想到到后来竟然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是德明集团给你的特定合同书,你看完以后再作决定。”金美美说着把一份合同书放到了我面前。

我疑惑地接过那份合同书,仔细看了起来。

[!--empirenews.page--]

2

再三思量,我还是在合同书上签下了我的名字。

金美美给我的合同书其实更像是一篇诡异十足的恐怖小说,看完合同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我会那么幸运,只编了一个反监控程序便被南城市赫赫有名的德明集团直接录用。

半年前,德明集团有一个叫谢小雨的女孩吊死在了办公室。那天晚上,谢小雨一个人在办公室值班做材料。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监控录像上显示的是谢小雨自己踩到桌子上,把头伸到系好的绳子里自杀的。可是,警察对于现场的勘察却是谢小雨死于他杀。谢小雨的颈部向上倾斜,看起来像是被人从后面吊起来一样。

没有证人,没有目击者,只有依靠摄像头拍摄下来的画面。可是监控画面却又不符合常理。就这样,谢小雨诡异地死在了德明集团,并且随着案情的发展被外面的记者获知,一时间各种传言四起,更有甚者说德明集团是因为做了不干净的事情把鬼招来了。

所以德明集团几个领导商议,决定自己派人找出事情的真相。就在这个时候,金美美接到了我发给她的反监控程序,于是她便向上层推荐了我。

合同上很明确地写明了我的工作范围是配合一个叫林若云的侦探调查谢小雨的案子。当然我的工作只是负责保证所有的监控画面正常,不被他人非法入侵。因为他们怀疑谢小雨死的那天晚上,监控程序被人扰乱,做了修改。

同样,合同上还特别提到一点,就是我的工作以及谢小雨的事情不能向任何人透漏,否则将会被视为违约。

面对这样的工作、这样的要求,虽然我有些犹豫,但是面对合同里那份丰厚的报酬,我还是在合同上签下了我的名字。

“好,现在你去208室找林若云小姐报道。今天你就算是正式上班了。”金美美把合同书收起来,向我伸手表示祝贺。

走出房间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我问道:“金主管,我想问一下,谢小雨死在哪个办公室?”

“208,就是你们工作的办公室。”金美美迟疑了几秒,如实告诉了我。

我点了点头,走出了金美美的办公室。其实,当我看到合同上说谢小雨死在德明集团办公室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是在14楼,可是我没想到金美美竟然安排我去谢小雨吊死的那间办公室。

果然,和我预料的一样,当我走到208室的时候,路过的每个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没办法,虽然谢小雨死了已经快半年了,可208室的恐怖气息并没有随着时间的逝去而被人们遗忘。她们依然对208室心生畏惧。

“砰,砰,砰”,我敲响了208室的门。

门开了,一个女人出现在我面前。

“是你?”我愣住了,竟然是在电梯里见到的那个女人。

“你是秦伟吧!进来吧!”那个女人对于我的反应一点也没惊讶。

“我是林若云,金美美已经把你的资料传给了我。我们以后要一起配合,把谢小雨的死亡真相查出来。”林若云说话干脆,可以看得出来办事风格一定很利落。

“那,我我该做些什么?”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侦探工作就是那种神神秘秘的,戴个帽子,跟踪嫌疑人。

林若云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这样吧!时间不早了,你陪我下去吃午饭吧!”

[!--empirenews.page--]

3

这是我第一次进咖啡厅。悠扬的音乐,面带笑容的服务生,香味四溢的咖啡,最主要的是我的面前坐着漂亮可人的林若云。如果关瑶看见这样的场面,一定会拿刀劈了我。所幸的是,刚才我接到她的电话,此刻她正在南城的另一端和客户谈生意。

林若云放下咖啡,冲着我笑了笑,“我从来没有和刚出校园的学生合作过。”

“我也没想到是和你合作,做这件事。”我有些不高兴了。

“别介意,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明白,我们是搭档。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以工作为重。”林若云微微笑了笑说道。

“放心,虽然我刚进入社会。但是我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好,很好。”林若云轻轻拍了拍手。

有人说,社会就像一个大黑洞,稍微不留神便会陷进去。等你出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偏离原点的距离有多远了。

晚上八点,整个德明集团没有了白天的喧闹。除了一楼的保安室,恐怕整座大厦只有14楼208室有两个人,那就是我和林若云。

林若云派给我的第一个任务便是晚上和她一起值班,打破这里闹鬼的传言。本来和美女在一起值班应该很高兴,可是一想到谢小雨就是死在这里,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发毛。林若云倒显得很平静,坐在一边玩着电脑游戏,时不时开心地笑几下。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我不禁有些困意。蒙眬中,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轻拂着我的额头,像是羽毛一样,一下又一下。

我伸手往前一拨,抓住了一个东西,睁开眼睛一看,我呆住了。一个女人吊在我的前面,我的手里正抓着她的脚。刚才那个一直拂着我额头的东西正是女人的脚尖。

那个女人直直地看着我,舌头伸得很长,冲着我挤了一下眼睛,露出一个恐怖狰狞的笑容。

“啊!”我叫了起来。

“怎么了?”对面的林若云一下站了起来,惊恐地看着我。

“没,没事,做了个噩梦。”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你呀!”林若云摇了摇头,坐到电脑前。几分钟后她突然叫了起来,脸色煞白,定定地看着显示器说:“快,快来。”

我慌忙走了过去,看到显示器上的画面,我顿时懵了。

林若云把监控画面倒了回去,画面上我趴在桌子上,在我的头顶上悬挂着一个女人,身体轻轻地晃着,她的脚一下一下撞击着我的额头。

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噩梦。那个女人的脚尖撞在我的额头,像羽毛一样拂过。不,那不是梦,那是真的。

“这,这怎么可能?”我倒吸了口凉气,怔怔地看着画面上的内容。

“她是谢小雨,看见了吗?她的鞋,不是普通的鞋,是绣花鞋。”林若云指着画面里那个悬挂的女人的脚说道。

确实,谢小雨穿的鞋是绣花鞋,脚尖是一些碎边,所以那才是拂在我额头上的感觉。“也许,你还不知道关于德明集团闹鬼的传闻吧!这里有员工在独自乘坐电梯的时候,总会听见有个女人在唱歌,‘金丝边,软鞋面,盼君早日踏归尘;日思君,夜思君,泪眼婆娑到天明。’那是谢小雨最喜欢的曲子,据说是从她们家乡传过来的。最开始人们以为那是谁搞的恶作剧,后来人们发现在人多的时候,总会看见一双绣花鞋。你想,在德明集团上班的人,有几个会穿绣花鞋?所以,闹鬼的传言便越来越厉害。”

林若云的声音很低,中间说到那首曲子的时候,她还轻声哼唱着。我感觉浑身发冷,甚至能感觉到谢小雨就吊在我们的上面。也许那并不是林若云在唱,而是谢小雨在唱。想到这里,我不禁后背发毛,像有什么东西爬过一样。

[!--empirenews.page--]

4

经过刚才的事,我和林若云都睡不着了。我们坐在一起,心里都不安。她拿着一支笔在便签纸上不停地写着什么。笔尖划过纸面,发出沙沙的声响,就像是什么东西穿过树林一样。我坐在电脑前,愣愣地盯着显示器上的监控画面。此刻,上面一切正常,整个画面静得让人发慌。

这个世界上有鬼吗?如果在以前,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没有。可是刚才的事情让我的答案有些动摇了。记得上哲学的时候,有同学曾经提出过这样的问题,导师和大家讨论了半天最终也没有说出一个明确的结果。

拉着鼠标,我又一次把监控拉回到了先前的恐怖画面。随着画面慢慢变化,我仔细地盯着那个悬在我上空的女人。

“砰,砰,砰”,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谁,谁啊?”旁边的林若云身体一震,冲着门外喊了一声。

门外没有人说话,只是在敲门。

林若云看了看我,我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拉开门,外面空空如也,别说人,连个鬼影都没有。

我看着林若云,无奈地摆了摆手,“可能又是谢小雨吧!”我的话刚说完,坐在前面的林若云突然叫了起来,面色惶恐地指着我的身后。

我的心一紧,地上多了个影子。我甚至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站在我的身后,冷气顺着后背一点一点蔓延上来。我缓缓地转过了头。

一个女人站在我的身后,她的头发披散在眼前,看不清模样样子。她穿着一件普通的黑色长裙,最诡异的是她的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金丝边,软鞋面,盼君早日踏归尘;日思君,夜思君,泪眼婆娑到天明。”女人突然唱起了歌,正是谢小雨喜欢的那首《绣花鞋》。

“谢、谢小雨。”坐在对面的林若云吓得花容失色。

慌乱之余,我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对面的女人。一股淡淡的香味窜进鼻子里,还有我感觉到她的身体是热的。

“你干什么?快放开。”林若云看见我的举动,愣住了。被我抱在怀里的女鬼也开始挣脱起来,没有了先前的冷酷与恐怖。

“不好意思,金主管,得罪了。”我笑了一下,松开了她。

那个女人把头上的发套去掉,露出了一张漂亮可人的脸,她正是我今天早上见到的德明集团人事主管金美美。

“你怎么知道她是金主管?”林若云愣住了。

“因为我发现了监控录像的秘密。我想这应该是你和金主管对我的一次考验吧!”我笑了笑说道。

我是个无神论者,怎么也无法相信世上有鬼这样的事情。于是我开始研究那段监控画面,在经过我的仔细端详后,我终于发现了破绽。画面上的人并不是我,那个人穿着和我一样的工作服,但是他的睡觉姿势却和我不一样。我趴在桌子上睡觉有个习惯,那就是用左手垫着脑袋,这个习惯是在上学时候养成的,因为总喜欢在课堂上睡觉,又怕被老师发现。

发现这一点后,我开始注意那个悬挂在上空的女人。虽然画面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我确定那个女人其实是一个塑料模特,因为她在上面轻晃的动作太僵直,并且频率不对。

弄清真相后,我并没有告诉林若云。我想起在我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拂过我的额头,并且还做了那个噩梦。监控录像可以造假,但是我做的梦可是没有办法做假的。通常一个人做梦,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受到了心理暗示。

中午在咖啡厅的时候,林若云说过她曾经学过一年的心理辅导。所以我把怀疑目标转到了林若云的身上。

就像她所说的一样,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林若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考验我。德明集团并不是一般的小公司,如果要考验一个员工,一定要通过领导的同意。所以,当那个假扮谢小雨的女人出现的时候,我选择了一个冒险的举动,那就是抱住她。

闻到她身上的香味,我判定她正是金美美。

“这就是我的推理与判断,希望两位能满意。”我说完这一切,微笑着看着林若与和金美美。

[!--empirenews.page--]

5

天亮的时候,我和金美美走出了办公室。昨天晚上我的表现,林若云很满意。其实,从我第一眼看到林若云便知道她不是什么侦探。她身上散发的气质和对事情的判断都说明她的强势与骄傲。

林若云是我和金美美的老板,她是德明集团总裁林傲天的千金,海外归来的心理学博士,她之所以来到德明集团,就是为了用科学的方法来证明所谓的闹鬼事件纯属子虚乌有。当然,她不可能堂而皇之地来到这里调查,所以她想到了这样的办法。她需要一个搭档,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被她选中了。

当我解释完我的推理后,林若云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在办公室确实做了一个噩梦,并且应该梦到有什么东西拂过你的额头。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知道,但是我没回答。因为,职场三十六计上有一条便是,千万不要让自己太满,否则你的老板会不高兴。

“林总很满意你,这说明我没看错你。”金美美笑着对我说。

“谢谢。谢谢金主管。”

“以后就叫我金姐吧!”金美美说着按了一下手里的遥控器,前面一辆白色的宝马随即亮起了开启灯。

“那,那我回去了。”我抿了抿嘴唇说道。

“我送你回去吧!”金美美说着拉开了车门。

坐上这辆豪华轿车,我有些不舒服。以前关瑶总是在车展上对着这样的车留恋万分,她要我发誓如果有一天有钱了,一定要给她买一辆。女人的心愿总是随着心情在变,在去看车展之前,关瑶的最大心愿是可以拥有一瓶香奈儿allure香水。

“对了,小秦,你怎么能辨别出我身上的香水味啊?”金美美忽然说话了。

“那是香奈儿allure香水,广告语上说那是一束优美清秀的抽象花朵。像金主管这样漂亮的人,正适合。”我笑了笑说道。

金美美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她松开方向盘一下贴了过来。那股淡淡的香味瞬间窜进我的鼻子里,我感觉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叫我金姐就行了。”金美美的手指轻轻滑过我的脸,她的眼睛像是一池深邃的湖水,一点一点把我淹没。

“不,不。”金美美的嘴唇贴过来的时候,我慌忙推开了她。我想起了关瑶,我的女朋友。我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她现在一定还在家等着我。

“呵呵,我送你回去吧!”金美美拂了拂头发,发动了车子。

推开家门,我愣住了。

关瑶并没有像从前一样躺在沙发上等我,整个房间显得空荡荡的,客厅茶几上扔了几块面包,还是我昨天上班前吃的。这说明,关瑶没回来。她也一晚上没回家。

这个时候,楼下传来车响声。我以为金美美还没走,走到窗户前却看见关瑶和一个男人从一辆奥迪a8上下来了。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关瑶竟然亲了那个男人一下。

我的脑子“嗡”的一声炸了,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关瑶竟然会这样做。我转过身,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久久不能回神。

我和关瑶是宿舍一兄弟介绍的,关瑶是他的老乡。我们从最寒暄到熟悉,再到后来我开始追求她。那时候我还用着最传统的方法——写情书。记得我那兄弟去送情书的时候,关瑶还以为是他追求她。

我一直觉得什么样的感情也比不过我和关瑶的感情,因为我们是在青春路上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我们经历了大学的每一段时光,我们深深爱着对方,我们规划着未来,甚至还曾经约好等老了重新来到相识的地方重温年少的爱情回忆。

可是,所有的一切都被关瑶刚才那个举动打碎了。我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门响了一下,关瑶走了进来。看见我,她愣住了,“你,你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关瑶没有换鞋,她也许已经知道我看到了刚才的情景。她径直坐到了我的旁边。

我们都没有说话,空气仿佛凝固了。

“我们分手吧!”终于,关瑶说话了。

“好。”我点了点头。

四年的爱情,就在这简单的对话中结束了。

关瑶什么也没拿,她给那个男人打了电话,让他来接她。然后,两人驾车离去了。

我目送他们离开,眼泪夺眶而出,心像是落地的琉璃,支离破碎。


123下一页尾页

分类:家里鬼故事作者:风雨如书

上一篇回分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