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仙记(聊斋)鬼故事鬼故事分类

鬼故事 鬼怪吧鬼怪吧鬼故事

遇仙记(聊斋)

很久以前有一个张员外,府上十分富有,育有一儿一女,小姐是老大名菱花,公子是老小名浩然。这在命书上叫先开花后结果,是最得意的人生。府上请了不少家丁还请了教书先生,专教公子小姐读书识字。

时间匆匆地从眉间滑过,不知不觉,张公子和张小姐也渐渐长大了,并且也学了不少知识,诗词歌赋,样样精彩,能出口成诗。他天资聪明,加上好学,对学过的东西牢记在心还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这一年,适逢朝中科举,张员外对先生说:“犬子浩然读书至今,对知识也略知一二,我这里望子成龙,你看是否安排他去京城赶考?若能求得一官半职,也不辜负先生的一番教诲。”先生说:“是也,我也正有此意。”于是员外做了精心准备,先办了简单的酒席让他们师生告别,再安排一个聪敏的书童小德子,陪伴公子一路向京城出发。

公子和书童走啊走,有一天路过一个小镇,镇子上的人很多,很多生意人大声叫卖,购买者讨价还价,还有许多人和他两人一样,是进京赶考的,一路上人声鼎沸有说有笑。

书童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象,于是东张西望,高兴得边走边哼小曲。一会儿,书童凑到公子身边,说:“这小镇真是热闹非凡,我们何不停下歇息,也正好吃点东西填填肚子。”公子听言正合此意,于是主仆二人找了一个干净点的小吃店,边欣赏沿街风景边吃下一些食品,还买了不少干粮,准备路上享用。

张公子和书童吃完,便继续赶路。他们马不停蹄走了大半天的路程,走着走着不觉一座大山拦住了彼此去路,二人正商量如何翻过此山,这时,天气突变,乌云翻滚,又是狂风又是浓云又是闪电雷鸣。书童有些惊慌,对公子说:“这天眼看就要下雨了,方圆数里也不见人家,这可咋办呀?”主仆二人十分着急,四处张望。公子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山洞,便对书童说:“我俩先进去躲一躲,等这场雨下过再启程。”书童听话地随着公子往山洞而去,一路上二人有说有笑,一溜烟钻进了山洞。

风一直在刮,雨一直在下,张公子坐在山洞里两眼一直看着洞外,一声不响,眉头皱着。书童看了看他,说:“公子想家了吧?看这天气一时半会也走不了,我们何不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

于是,二人沿着洞口直达山洞深处。

这一走不打紧,没想到洞里面别开洞天,洞内有山有石,有小桥有流水有楼台,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鸟雀、花草。二人慌忙放下包裹,爬小山的爬小山,追蝴蝶的追蝴蝶,不一会就玩累了,趴在一个石桌上打起了盹。

恍惚中,二人只听耳边呼呼作响,感觉已到了扬州的瘦西湖,只见路口牌匾上书写:“瘦西湖”三个大字,苍劲有力,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来到他们面前,引领他们走向堤岸。

一路上,垂柳依依,绿水清清,摇橹的船娘向他们含笑致意。白衣女子介绍,这里最著名的景点便是“五亭桥”和“白搭”,传说荷花深处夜半常常传来动听的歌声,大家都说那是荷花仙子的歌声。说完,将他们带到一条木船上,要他们闭上眼睛,只听耳边呼呼风声,不一会,就到了镇江的江边码头。

白衣女子给他们鞠了一个躬,便飘然而去。book.guiguaiba.com

原来镇江和扬州只一江之隔,此时正是傍晚时分,公子和书童坐在江边,欣赏着江上美景。竟然忘记了上京赶考之事。晚霞和落日铺在江水之中,半轮月亮已爬上蓝天,让人想起白居易的那首《暮江吟》:“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

二人正痴迷江景之际,来了一个青衣女子,还带了一个小丫鬟。女子自称荷香,她伸出手递给公子一张白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让公子利用闲暇时间熟读这些还要牢记在心。

青衣女长发飘飘,细细的杨柳腰走起路来如沐春风,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如天上星星一样晶莹透亮,长裙曳地,绣花鞋若隐若现,她留下丫鬟跟小德子说话,自己则牵起公子的手,往江水中信步而去。

只见江水立即分出一条路来,两个人往分开的水路漫步,说着各自开心的事。他们所到之处到处开满荷花,许多蜻蜓随着他们的身后一起飞舞,江面上船来船往好不热闹。

一会儿,公子感觉双脚离地,缓缓地向天空飞去。公子是何等聪明之人,他明白自己一定是遇上了仙人,于是抓紧姑娘的手,和她一起飞往月宫。

蓝天是如此之近,触手就能摘下一片云来,月亮原来是一个椭圆形的白屋子,里面吃的喝的应有尽有。他们走进一间种满紫竹的房间,青衣女荷香给公子碾墨,命公子把先前白纸上的文字一一抄写,不到三遍,公子已经能将全文熟记于心。

突然,一个炸雷,公子惊醒了,他还是在原先那个洞里。手里多了一张写满字的白纸。

出得洞来天晴了。二人一路快马加鞭,不久就到了京城,在开考的那天顺利参加了科考。

说来奇怪,考试的命题就是青衣女子给他的那张白纸上的题目。公子提起笔,一挥而就,满意地交上试卷。

公子和书童考完试后,当日离开了京城。回到家乡不久,很快传来捷报,公子得了头名状元。

张员外大摆筵席,宴请了众乡亲,吹吹打打欢送公子上京封官。

公子自上任当官以来,白天处理好政务,晚上却夜不能寐,经常夜深时还在床上转辗反侧,他在默默地思念着青衣女子。

一天晚上,他作了一个梦,梦里青衣女子告诉他,让他于某天某日骑上快马,去到某处,那里有一个亭子,中午时,有一个卖唱女会被恶少欺辱,你带上人马前去相救,梦到这里就醒了。

话说公子有一日,处理好日常公务,正当小憩的时候,忽然想起青衣女子的话来,他掰指算了一下,原来是明天。他自嘲地拍了一下后脑勺,自语:“差点把这重要的事给忘了。”

“来人”,他忙招呼师爷进来,“这几天守住州府,我要出远门办点事情。”

师爷满口答应,一切等大人回来定夺。然后招呼小德子收拾行装,骑马上路了。

一路风餐露宿,不觉已是半夜时分。书僮忽然看见前面有一盏灯在晃动,心中一阵窃喜。心想总算碰到人了,要不,黑灯瞎火的,迷路也不足为奇。

书童安顿好马匹:“老爷,前面有灯光,肯定有人家,我们朝前走吧。”公子嗯了一声。两个人随便吃了一点烧饼,喝足了水,向前走去。

可是奇怪的是,走了老半天好像还是在原来的位置。而那灯光依然在不远处摇曳。书童小德子心里一阵阵发毛,他颤抖着下意识地靠近了公子,嗫嗫地说:“老爷,我害怕呢!”

“怕什么,白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镇定点。”两人正说着,忽然听到像是从半空传过来的一个女子的声音,凄凄惨惨:“还我命来!还我命来!冤枉!冤枉啊!”

小德子早吓得躲到公子的背后。接着,只见不远处飘来了那盏灯光。借着灯光,公子看到一个长发乱飞,满脸泥巴的女子立在眼前。公子心里惊恐万状,但他还是壮起胆,厉声问道:“你是何人,有何冤屈?我是河州刚上任的州官,你细细诉来,若是冤枉,我会为你伸张正义,若无冤屈,休来纠缠本官。”那女子听完,泪流满面,双膝跪地:“大人,小人死得好冤啊!”接着便声泪俱下说出她怎么死的经过。

原来她名叫青兰,是某镇人氏,家有双亲,家里虽穷,但一家人倒也和睦温馨,青兰自幼生得美丽,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段有身段。

有一天,镇上有一富家之子打猎归来,他就是家藏万贯恶贯满盈的余家儿子余争。他路过青兰家,见青兰生得水灵,顿起歹意。忙命家丁们上前把她团团围住百般调戏。周围的人敢怒不敢言,因为这个恶少平时横行霸道,无恶不作。青兰爹苦苦哀求恶少放过她,却被他一脚踢倒,嘴里恶狠狠地骂道:“找死呀!我看上你女儿是你的造化,你不知道感恩,还在这里百般阻挠!来人,给我拖开这老不死的。”

说完,他转过头来,淫笑地在青兰脸上摸了一把,“好水嫩的妞啊!”他不由得自言自语,接着把她强行抱进屋。不久,屋里传来恶少的一声惨叫,接着是青兰的尖叫声、挣扎声和呼救声。

时间好像静止了,上帝也闭起了眼睛,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恶行终于结束。

恶少瞄了一眼绝望的青兰,抬起被青兰咬伤的手,狠狠向浑身是血的青兰唾了一口吐沬,狂笑着扬长离去。

[!--empirenews.page--]

青兰衣衫不整,被母亲用被子盖住,老人家老泪纵横,嘴里喃喃地自语:“我可怜的青兰,这下该如何是好?听说那恶少一家与县官勾搭串通一气,一个黄花闺女就白白给糟蹋了。”青兰爹更是一把心酸一把泪,一家人呜呜地大哭,甚是伤心。

“事到如今,还是找个人家嫁了吧!”青兰爹伤心地说。黄昏对分,青兰爹赶紧找了媒人过来。不料媒人鄙夷地说:“被人糟蹋过了,正经人家谁会要?可能村头的癞头不计较吧!”

说起这个癞头,他真名赖全。这个人自从娘胎下来就浑身长满癞子,多方医治也无见好转,而且越长越多,浑身都是,只是无痛无痒,但此人秉性还好,虽说家境不错,但浑身是癞,已年方三十了,谁家的姑娘都不敢嫁过来。

媒人灵机一动,说:“赖全家境非常富有,虽说生得丑,但人品还是可以的,你家青兰现在这个样子,有人肯要也算大幸了。”说完,她假装转身要走,被青兰爹拉住:“好吧,你上门提亲吧,唉!我苦命的青兰哟!”说完,命青兰妈帮青兰梳洗好,等待癞头家来提亲。

媒人正在癞头家为青兰说亲,癞头一听是青兰,喜出望外,口水差不多掉到地。他马上对媒婆说:“我不计较她的身子不干净,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把她给娶回来。”其实他对青兰早垂涎三尺,无奈自己长成这个样子,谁同意嫁他呀。

他马上叫媒婆去青兰家提亲说今天就娶媳妇了。一阵张罗,一阵锣鼓喧天,迎亲队即刻开到了青兰家,此时青兰家传来一阵阵嚎哭声,原来青兰被恶少强奸后,觉得无脸见人,又听母亲说嫁给村头的赖全,一时羞辱难当,乘父母亲不注意,上吊自尽了。

赖全知道青兰离世一阵心灰意冷,他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自己丑陋的样子,忽然下马,走进青兰的房间,看见已死去的青兰依然美丽,苍白的脸仍然姣美,赖全走过去,轻轻地抚了一下青兰的头发,痛惜地哭了一阵,猛地转过身,朝墙上撞去,众人被他突如其来的行动惊呆了,媒婆也手足无措,大声惊呼:“咋回事呀?我怎么回癞头家交待呀?”只听赖全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对媒婆说:“不关你事,我死后把我和青兰合葬在一块,也是我生前的一桩心愿。我要做她的一盏灯,为她照明。”说完便断了气。

鬼魂女子悲切地说完经过:“大人,请替小人申冤,将那恶少绳之以法。”公子听完,沉吟了一下:“如果你所说属实,本官会为你申冤的,将那恶人严办。”话音刚落,那女子和灯都不见了。

由于人困马乏,公子和小德子一会就在路边进入了梦乡。天慢慢揭晓,公子被一阵鸟鸣给吵醒了,他睁开眼一看,小德子还在沉睡,想起青衣女子之说,赶忙拍醒他,收拾好行装急赶过去了。当赶到青衣女子所说的地方,天色已晚了。亭子里什么也没有,四周一片安静,“糟了,我们来迟了。”小德子已沉不住气,“老爷,该不会被那青衣姑娘给骗了吧?”小德子说完撇了撇嘴。

“她不可能骗我的,我相信她。”公子回答。这时,不远处有一个老头在闭目养神,公子忙上前讨教:“老伯,白天这里是不是有个女子在卖唱,穿绿衣服的。”那老人睁开眼看了一下他,慢条斯理地说:“有啊,中午时一个美丽女子在亭子里卖唱,她父亲拉着胡琴,还换得不少银两。”老伯顿了顿,“那歌声才叫美呀,宛如天籁,那琴声也不一般,似是高山流水。不过最后,那女儿被一个富家少爷掳走了。”

“啊!”张公子情不自禁地大叫。赶紧问道:“那富少爷家住在那里?可否带我们去?我们好救她出来!”老人沉思了半晌:“好吧,可是你们手无寸铁,又无人帮忙?如何救得了她?坐下来,慢慢斟酌,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才是。”公子搔了搔头:“也是,姜还是老的辣。”

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啊!刚才自己太过于情急了。“老伯,这里的县衙在哪个位置?我们先过去鸣鼓喊冤,怎么样?”

“不必要去了,那狗官是和那富家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去了也白搭。你还是多找些人过来去抢那姑娘回来便是。”

“不怕,你知道我家老爷是谁吗,是当今科举状员郎,现任州官,你带他去县衙,他自有办法。”小德子抢过话题说。此时公子私下思忖,不知害死青兰的恶少是否同一个人,如果是,那就一起定案,把恶少绳之以法。老人听了小德子的话,半信半疑,但还是起身带他们去了县衙。

公子他们到了县衙,派小德子进去禀明了身份,县太爷听说,赶紧出来迎了公子进去,公子就开门见山地说了那富豪之子的恶行,要求县太爷马上去捉他归案,县太爷面有难色:“这……”

“大人有何难处,不妨说出来,一起解决。”公子说。

“唉!你有所不知,这户人家有亲戚在京城当大官的,而且我县里每年税收都是靠他们这一家才能征够税收量。连我都惧他们三分,又岂敢得罪。不过我也不止一次听说过他儿子猖狂的事了,但是办案得讲证据,那些被欺负的女子为了掩饰贞节,谁也不来报案,我也无可奈何了。”

“现在就有一女子被抢至他们家中了,请你现在务必立刻派人前去营救。”公子命令。

“唉!这可为难我了。”县太爷说。鬼怪吧鬼故事。

“你身为朝廷命官,竟然不为民作主,枉戴这顶乌纱了。”说完公子亮出官印。见到官印,县太爷才唯唯诺诺地吩咐捕快们集合,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朝余姓富人家中走去。

此时,公子忽然发现,那老伯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话说卖唱女被恶少绑回家后,不时地动手动脚,色胆包天,想强占她的身体,但姑娘何许人也,她原本是山中的一个野狸,有一次被猎人掳获,卖给公子家,公子见这小野狸浑身雪白,浑身发抖,顿生喜爱之心,心里生出怜悯,哀求父亲让他养着,父亲拗不过他的撒娇,就让他把它养在家中。

可是有一天,公子念完书回来,却发现笼门大开,小野狸不见了,公子为此伤心了好一段时间。现在这个青衣女子就是当年公子救下来的小野狸,自从公子家逃走后,她对公子的善良和恩情念念不忘,便在山里不断修炼,终于修炼成人,她这次来是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的。加上又被公子的正直,善良所感动,动了凡心,想嫁给公子,结百年之好。

上次与公子在扬州江边相会她还没有完全成仙得道,虽有一面之缘,她还是要躲进深山作最后的修炼。这次她本以为能顺利见到公子,谁知半路遇见歹人。

那恶少余争把卖唱女带回府中,他看见卖唱女美貌绝伦,心里痒痒的可就是不能近前,只要恶少靠近她,全身就针刺一般疼痛,他不得不和她保持一段的距离。恶少看见眼前的美女不能得手,急得似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于是命人把她关在一间黑屋子里。

卖唱女的本就是野狸仙,她算到公子要来解救她。当县太爷和张公子到达之时,卖唱女一边弄出衣冠不整的样子一边哭哭啼啼,不停诉说恶少的种种罪状,人证物证俱在,恶少迫于公子的威严,最后自己还交代了强奸青兰逼死人命的事实真相,恶少被绳之以法,暂且收押监狱。

待众人散去,公子上前安慰青衣女子,还把她父女两带至府上,好生安顿起来。原来那凉亭的那个老头就是青衣女子的父亲。

回到了自己的官衙,公子上前细细端详姑娘,这一看便惊呆了,这姑娘和扬州江边偶遇的青衣女荷香长得一模一样,便近前低问:“我看姑娘如此面熟,好像哪里见过?”

“公子可曾记得你过去养在家里的野狸?”卖唱女深情地望向公子,“还有扬州江边的青衣女子,她们都是我的化身。”

“姑娘果然仙人,”公子非常高兴,“扬州一别,甚是牵念。近日得见,实乃万幸。本官将寻来媒人,将你我结为秦晋之好,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如蒙不弃,当愿终身相随。”卖唱女说完,羞红了脸。

不几日,公子托主考官为媒,要娶卖唱女为妻。

卖唱女本是青衣女子荷香也是野狸仙的化身,她父亲眼看公子正直善良,又相貌堂堂,对女儿还有救命之恩,便爽快地答应了这门亲事。

野狸仙不仅歌唱得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二人琴瑟和谐,幸福相伴,过上了神仙伴侣的日子。

有诗为证:

一阵风雨乱癫狂

扬州江边通镇江

幸得白衣绿衣女

功名美眷佳话传

鸳鸯亭上鸳鸯会

进京路上谱巧章

考取第一尚欠缺

得遇娇娘是旧欢

人生路上话人生

知己难觅得知己

若得真心不相弃

风里雨里有渡船


12下一页尾页

分类:民间鬼故事作者:杏叶儿

上一篇回分类下一篇